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无闲情,亦偶寄(一):不太高明的骗子  

2012-06-12 18:4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午,和一位不太高明的骗子遭遇了。

 

       6月11日晚上10:00左右,我正在家里和法老师看电视,座机响起了铃声。我去接了,还以为是女儿的电话。“喂。。。哪位?”电话里一位有点广东或者香港腔调的略带苍老的男声:“呵呵,记不得我啦。。。”我的脑袋急速在搜索记忆,很快就想到在香港的大学同学w先生;“呵呵,是老w吧?你在哪里?到北京了?”“哈哈,你怎么听不出是我呀!”“对不起啊,老w。年纪大了,我们又两三年没见面没联系了嘛。在哪里嘛。”“我在秦皇岛。明天来北京。”“怎么你在秦皇岛还有项目呀?”“我是来旅游的。”。。。

       我们班的老w,是香港人,但是中学就到了北京,从北京四中考上了清华建筑系。为人热情,活跃,能力强,也许来自香港,思想开放。一年级还担任过小班班长。57年大鸣大放倒了霉;后来虽然摘了帽子毕了业,却分配到荒凉的大西北。当时正是大饥荒的年代,老w肯定备受煎熬;听说当年由于他时不时有所谓“侨汇”——父母从香港寄来食物,总算度过了灾难。拨乱反正以后,他回到香港,注册了一家装修设计公司;80年代初,项目做到了上海,广东,辽宁。回过学校,也和老同学们多次见面;对于往事,总体上还是明大体的。我在80-90年代,到香港或是到台湾路过香港,见了面也相当亲切。2010年学校校庆,也是我们班级毕业50周年大庆聚会以后,这是第一次重逢,我当然高兴。

       电话里,这位老w问我明天在学校吗,我告诉他明天上午10点我约了两位研究生谈事;我想他从秦皇岛来北京也快,表示不会影响我们见面。老w说明天我们再联系。我们彼此交换了手机号码,道了再见。法老师一直在看电视,问我是谁,我告诉她是老w。在北京,我们同班同学就有好几十位,清华或住在清华的也有7-8位。大家都上岁数了,此时又是夜晚,电话里就没有说别的同学,包括法老师;老w也没有多问。我想,明天就要见面了,见面再聊吧。

 

       6月12日上午9:45,在建筑系馆办公室,我和约好的lj和lxm刚刚开始交谈,手机声响起,原来是老w。“老w,你到北京啦!”“没有啊,我还在秦皇岛,事情没有办完啦。”“什么时候能过来呀?”“呵呵,办完事就来。对了,还有件事,不好意思想请老兄帮帮忙。是这样,我随身带的钞票花光了;麻烦老兄马上给我汇些钱来,我到北京就还给你。”。。。我一听就蒙了,老w比我们都有钱,也从来没找我们借过钱;再说,给他汇多少?是他钱包被偷了,买车票的钱也没有了?还是业务上的往来?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两位研究生连忙说:“先生,是谁呀,别是骗子啊!”对方还在等我答复,我就使了个缓兵之计:“呵呵,老温啊,我正在谈事哩,马上走不开嘛!你怎么这么急啊,银行在学校外面哩。”“那好那好,一会儿再联系吧。”

       怎么办呢?这时研究生lj和lxm对我说,这位老w八成是骗子。我立马打了两个电话,一是给也在清华的同班同学 L先生,“老 L啊,香港的老w给你打过电话吗?他到秦皇岛了,今天要过来。”“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好久没来电话了。”老 L是我们班的“志愿”联络员,为人热情,老成持重,干练。我告诉他老w找我借钱,很奇怪;想听听老L的意见,借,还是不借。想不到老L却反问我他要借多少?还开玩笑说,找你借不找我借,说明他知道你比我有钱嘛。看来老L并没有往骗局上想。不和他扯了。我又往家里打了个电话,给法老师通报了情况,要法老师有个准备,这位老w很可能还要往家里打电话;也请法老师辨别一下这个老w是不是骗子。法老师则要我不要轻易给他汇钱,不管汇多汇少,也不管是真老w,还是假老w。

       接下来,我和两位研究生很自然地就这件事讨论起来。我也冷静地想了又想:第一,昨晚“老w”说他到秦皇岛旅游,怎么今天又说在办事?要是旅游,一般他的夫人(也是我们同班同学)理所当然地同行,怎么他一点没有提起?第二,要我到银行给他汇钱,我在北京给他汇,与他的家人在香港或是深圳(老w深圳也有房子,)汇钱速度是一样的。为什么不要他家人帮助他呢?第三,到北京来了,他就把借我的钱还我。彼时他就有钱了?是北京有人可以或者必须给他钱;那末,为什么这个人不直接给他往秦皇岛汇呢?。。。想来想去,此事蹊跷,此人十分可疑。

 

       6月12日上午10:30,我们还在办公室继续讨论工作,我的手机又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还是“老w”先生。这时,我请女研究生lxm来接听。“喂,你是哪位?”大概对方问了是不是我的手机号码,lxm接着说:“你打错号啦!这里不是你要的号,请不要再打过来了。”对方不做声也没有再拨我的手机了。

       我想,对方恐怕不会就此罢休的。果不其然,11:00左右,我给在家的法老师拨了电话,问她刚才“老w ”有没有来电话。她激动地说:“什么老w?!骗子骗子!昨天晚上我就怀疑是骗子。”我问:“你肯定了?”“肯定是骗子。”原来法老师接了电话,就问他是哪位。“我是老w。”“你找谁?”“我找老单(他的发音是dan,而不是shan)”法老师立马就确定了此人是骗子无疑,因为我的老同学老朋友都不会叫我“老d ”的。此外,如果真的是老w,他应该知道接电话的是法老师,因为也是同班同学嘛;总要讲几句问好的话的。看来这个骗子“骗”的功夫还不太到位。但是“老w”还不死心,追问我昨晚告诉他的手机号是不是“老d”的,法老师装傻,一问三不知。于是,骗局就此收场。

  回家以后,法老师要我想想我们的“缝隙”在哪里?我反思了一下:一开始接触,我就没有怀疑他是骗子,从而被他套了话,比如叫他老w,比如说他是不是在秦皇岛搞项目,等等;而不是套他的话。其实,想想这个骗子并不高明。其次,从他的口音虽然有明显的广东腔,但真正的老w在北京待了10多年,普通话还是不错的,我确实没有去分辨;借钱的事已经非常不靠谱了,我还是仅仅在怀疑,总丢不下他是“老w”这个定位。所有的这一切,说明我们这些年纪大大的人,“怀旧”,“重情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传统观念还是相对牢固的,什么事总往好处设想。。。

  法老师告诉我,后来她又和在清华的老同学L先生通话,报告了不是老w来了,是遭遇了骗子。L先生证实,此类事不少;有一类骗子专门打老知识分子的主意,不久前,土木系一位老太太就被骗了8万块钱。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