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序言  

2012-05-29 09:5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言

呈现在您面前的专著《族群.社群与乡村聚落营造-——以云南少数民族村落为例》是一部值得您阅读,更值得您思索的文字。作为最早的一名读者,也作为了解作者写作背景的一名读者,非常高兴在这里写几句推荐的话语,姑且当作这部专著的序言。

 

      《一》

这是一部关于中国传统民居的新作。据我所知专门撰写属于中国传统民居的学术专著,最早当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几部:一是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刘敦桢教授的《徽州明代住宅》,二是由王其明,孙大章等先生撰写的《浙江民居》和王翠兰等先生撰写的《云南民居》。这几部专著不仅内容翔实,图文并茂,字里行间还看得出老一辈学者一丝不苟的治学精神和崇尚中华各民族建筑文化的深情厚意。这之前,我们从梁思成,林徽因,刘致平等先辈的著作里,也不难发现他们都相当关注遍布中华大地的“民居”宝藏,只不过他们几位,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只能抢救性地调查研究更为要紧的古城,宫殿,寺庙等大型中国建筑遗产罢了。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和思想解放带来中国传统民居调查研究的春天,继而一波又一波地引发学术上的交流和争论。尤其是快速城市化和现代化建设,促进了中国民居从学术研究走向实践,而且是从建筑单体到民居聚落,从发达地区到贫困地区,从保护到更新改造,乃至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以及城市现代建筑的创新等等全方位多层次的实践。与此同时,关注民居及其聚落的,业已远远不止于建筑界的专家和学者;文物,旅游,环保,土地,等等相关的政府部门的领导和专家,开发商,特别是涉及自身最切身利益的民居主人——乡民和市民。可以这么说,时下的中国,没有哪一个学术领域,能象“民居”这样和社会发展,和国计民生如此纠结在一起。

总之,我们已经进入到中国民居学术研究空前繁荣的年代,同时也进入到民居研究非常纠结的年代。我想,每一位涉足这一领域的人既有机遇的欢欣,更有挑战的沉重。

想起了台湾龙应台先生一次很有启迪的讲话,讲到一个事物的人文价值,其一就是它能使你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其二是它能让你仰望星空从而“走出迷宫”;其三就是知往鉴来,你不知道一个事物的前世今生,你很难对它有一个正确的价值判断。我在阅读和思考王冬教授这部专著期间,就时不时想起龙应台先生的这些见解。

 

《二》

芬兰建筑师沙里宁说过一句浅显却又非常深刻的话:“让我看看你的城市,我就知道你的人民在追求什么。“当然,这句话不能简单搬用到时下的中国,但却非常适用于传统民居彼时的中国。在这里,我是想说王冬教授的这部书,不仅仅在解说民居的专业技术,更有意义的是,透过专业技术,它在叙述并试图回答”建筑是什么?“,”谁的建筑?“,“谁来建筑?”这些“原生态”的问题。

人类的建筑活动,从来就是一个群体的共同活动;为了人类的生存,生活和生产,建筑活动既是人类生存,生活和生产的出发点,也是庇护这些活动的终极目的。只不过,伴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和发展,伴随人类的繁衍和社会的进步,这种群体活动的组合原则和组合方式是与时俱进不断变化和更新的。

云南是我国各民族数量最多的地区,除汉民族外还有25个少数民族,为全国之最;云南又是自然生态环境类型最多的地区,随着海拨递次增高,从南到北从热带,亚热带,到温带,寒带,变化显著;因而云南是地形地貌,气候气象,山水环境都差异很大的地区。同时,历史和地理,民族和社会种种因素交织,使得云南域内各地各民族经济和社会发展阶段和发达程度也是不尽相同。时下更由于主客观的多重因素,云南的传统聚落,特别是营造模式,显然也呈现多元的状态。

王冬教授通过大量调查研究和长期积累,包括直接参加的聚落营造实践,以民族“族群”与聚落营造模式的互动关系,建立了基于血缘族群的哈尼族“惹罗”营造模式,继而又推出了基于地缘族群的白族“元——本主”营造模式,以及基于业缘族群的纳西族“公本芝”营造模式。这些按照各民族的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的发达程度总结出来的系列化的云南少数民族村落的营造模式,由于作者从历史和地理的经纬交织中准确地定位,也由于是建立在深入的田野调查基础之上,读起来既生动又喻理,使人耳目一新,发人深省。

 

《三》

我在阅读王冬教授这部专著后,引发的进一步关注和受到启迪从而思考主要是:

1、文字从头至尾作者虽然没有大声疾呼,却在表达或者是在回答“建筑是什么?”——它是国计民生,是人居环境,是乡民的福祉;正如作者书中一再强调乡村聚落营造要以“村民为本”,“村寨建设是村民自己的事。”

2、从“血缘”到“地缘”再到“业缘”,这是一个历史过程,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过程;“过程”之中的任何一部分的价值,脱离不了它的时空坐标;因此,评判其价值也绝不应该僵化。

3、王冬教授还指出:“村落共同体”作为“社群”的一种营造模式,势必还要逐步转化为能适应经济和社会进一步转型背景下的现代和未来的民族地区村落营造,从而产生新的组织形式和动力机制。我的思考是:不管现在是哪一种营造模式的村寨,当城市生活及生产的强大辐射波及到这里(比如产业链,比如现代旅游开发,比如现代交通道路),这些模式连同其所在的村落,将极有可能带来跨越式发展变化。

无论如何,王冬教授的这部专著,非常出色。专著的原型是他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论文。记得当时所有的(包括匿名的)评审教授和博导,都给以很高的评价和评分。学术研究从来就不应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学术专著的最高价值,不仅仅是回答了问题,更在于是在回答问题的基础上启迪了读者思索新的问题,从而能够开拓新的领域继续研究和创造。我想,这就是这部专著的出色之处,也是在我读后给予我的启迪中的最为重要的启迪。

一孔之见,诚请批评指正。

 

                    单德启   /2012年5月28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