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追思罗哲文先生  

2012-05-25 18:1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老仙逝了,我在外地出差,终没有赶上和他老人家见上最后一面;但罗老的音容笑貌,娓娓谈吐,始终挥之不去。媒体上纪念文字不断,我这里只是表达一点我的追思,以为纪念。

   五十年代我到清华建筑学系读书,罗老已进入国家文物部门,虽闻名而始终不得见面。倒是近些年民族建筑研究会为我近距离接触罗老,屡屡创造了机会。对罗老我感受最深的一是他为人和蔼可亲,总把他人放在第一位。二是他对中国传统民族建筑一往情深,楔而不舍

;思维敏捷,见解深邃。

    一,

20087月,当“福建土楼”荣登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际,福建省龙岩市举办了一场客家文化学术研付会,开幕式举行了,罗老还没有来。次日即710上午,罗老在骆中钊先生陪同下,风尘扑扑地赶到会场。

彼时在会场上看到这位老人精神饱满,但显然一身疲惫,下车就直奔到我们的会场,原来在福建漳州,同时也有一场土楼文化研讨,也邀请了罗老,为了不拂邀请者的盛情,罗老不顾八旬高龄选择了“赶场”,得知原委我们无不动容。这类事,我本人见到就不止一次。还有一次是两年后的2010年,同样在“七月流火”的大热天,在西安的一次传统建筑文化与古建工艺技术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报了罗老名字但他却不在会场;直到晚宴过后,已经9点了,罗老才从机场赶来宾馆晚餐。有人叫我去陪罗老喝一杯小酒,我在餐厅里看到他仍然是那么兴致勃勃,在品尝“西凤”酒,吃他爱吃的花生米和下酒菜。原来下午他在北京还参加了一个会,会议没有结束就直奔机场飞来。我想;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罗老那么严于律已宽以待人,那么敬业,那么诚信。不由想到“仁者寿”这一古训,这钟无形的潜移默化,无异是前辈老学者激励后生的宝贵财富。

二,

罗哲文先生在中国民族建筑学术领域,尤其是古建筑保护方面的建树,许多纪念文章都讲得十分到位,比如“长城第一人”等等。此外,罗老对如何正确,全面理解“保护”,全面理解对传统民族建筑的传承,也有着独到的见解。

我这里只是补充一点我亲闻的一个小插曲,就是在那次西安的学术会上,罗老即席讲了一段关于他对有关“假古董”争议的看法。大家知道,古城西安在“保护”上做得相当好了,如古城墙,如老街坊,如大小雁塔等古建筑;同时西安在民族建筑创造性传承上,也出类拔萃。以张锦秋院士为首的西安建筑师设计团队,成功地重建了如著名“大唐芙蓉园”,“曲江遗址公园”。在学术交流会上,有人谈到国内一些争议,谈到一些粗制滥造的“仿古建筑”甚至名曰“复原”的实例,进而质疑中国传统建筑的传承和创新。罗哲文先生在论述了大力保护民族建筑遗存的同时,对仿古建筑一些优秀的创新实例,也从方向上加以肯定,划清了“假古董”与“仿古建筑”的界限。

之所以对罗老的这一即席讲话印象深刻,是因为我本人在这个问题上也思索过。后来读到林徽因先生的一段精辟的文字,方有所捂。林徽因先生说:“中国架构制即与现代方法恰巧同一原则,将来是需要变更材料,主要结构部分则均不用过激变动,而同时因材料的可能,便作新的发展,必有极满意的新建筑产生。”我想,罗老的讲话,无疑是从当今的实践验证了六七十年前林徽因先生的预见。

记得罗先生在会上即席说;这些新建成的传统样式的中国民族建筑是复建,是仿古,也是一种创造;它并没有标榜自己是原来的东西,也就是并没有冒充“古董”,有何不可?这不是伪劣问题,充其量有就是有高下之分。听到罗老一番即席发言,我想,他老人家无愧是梁思成,林徽因先生的真传弟子,无愧是出身于“中国营造学会”的精英。

 

罗老不复见了,但罗老仍活在我们的心中;罗老的人品,学术思想和业绩仍然激励后辈不断攀登。(2012/5.25.于清华园)。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