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奇墅湖与德懋堂(转帖)  

2011-09-12 12:1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经意间,奇墅湖规划的完成已经八年了。巧得很,师兄卢强博士的德懋堂项目也已经八年了。想起八年前的那个夏天,导师单德启先生带着我和一群师兄弟姐妹,应黟县政府和中坤集团的邀请,前往奇墅湖规划调研。当时是中坤集团的黄怒波董事长亲自接待,十分热情,调研也愉快和顺利。奇墅湖的水边山上跑了个遍,大太阳晒到脱皮,男男女女一片漆黑。

当然,接此项目事出有因。单先生几十年来研究乡土民居、风景旅游和小城镇建设,又是安徽人,跟宏村大半辈子的感情,而中坤则承包了宏村的旅游开发,这个交道迟早要打。当时我学建筑刚满七年,接触徽州民居倒有五年,跟随先生也有三年,深知先生大半生为徽州民居的保护、发展和更新操劳,继八十年代云谷山庄后一直希望能在传统民居的当代更新上再有新的突破,而奇墅湖从位置、环境、功能、业主实力、政府支持各方面看来无疑正是最合适的机会。于是倾尽全力,规划设计调研讨论种种不必多说,单那张我自己填色完成的总平面图,从布局到组团浸透了大家的心力,绝对是对得起徽州也对得起良心。然而可惜的是,我们永远猜不到结局...因为奇墅湖项目至今也还没有结局——而是一种半烂尾的状态。。。即使那张总图,也没有什么人看到过:因为在规划后期,就被业主猛提容积率,早非原来面目。再加上后来的设计和施工问题种种,奇墅湖到今天这个局面,令人一声叹息。至于德懋堂的八年,大家都知道结果喜人,几乎实现了单先生多年的徽州民居更新的学术思想,商业上也颇成功,连我自己也混进来了。

这两个我都参与的项目现状如此悬殊,我狠狠的想了很久才想清楚。论先天条件,奇墅湖优势明显:湖面开阔,山形秀美,建设用地条件更是极利开发,该藏的藏该露的露该陡的陡该缓的缓,比起丰乐湖用地的狭长陡峻容易太多。临近宏村交通便利知名度高也胜过当时的丰乐湖。开发商资金雄厚更是悬殊。规划上单先生亲自带队,师兄弟近十人,要说水平不行连卢强博士自己都不会同意。。。然而结果依然是一声叹息。造一组徽州的房子,这件事说难不难,说难也难。

中坤是大集团,下属42个公司,业务包括了旅游地产度假若干领域,项目从北京到黄山到新疆以及北美,数额均以若干亿计,不可谓不大不强。黄董事长是北大毕业,他一边管理巨大的企业,一边有诗集出版,一边攀登世界各大高峰南极北极,不管是看他的专访还是我短暂接触的感觉,确是头脑清晰、战斗力爆表的强人德懋堂是小公司,产品就是德懋堂一个卢博士是清华毕业,他这八年基本就干这一件事:搞德懋堂。实际上他不但自己亲手设计主要方案和材料细部,还经常趴在工地上关心到施工管理材料采购乃至工人住所等等细节事无巨细全不放过。你看到有几个设计或者开发公司的董事长会花那么多时间精力亲自在工地上折腾这些砖瓦土方灌木草皮呢?只有专业技术狂为了理想中的作品才会这么干。4月份看到一本旅游杂志,恰好同时有卢强博士和黄怒波董事长的专访,卢强谈的是德懋堂,而黄董事长谈的是登山和南北极。

说到这里,我想奇墅湖与德懋堂不同之处已经很清楚了。这不能说是北大和清华的差别,但是大概可以算是文科和工科的差别;说到底只有一个:那就是资本和作品的区别。中坤是投资集团,其核心是资本,意味着追逐最大化利润。投资者不一定不关心产品的品质,但是资本收益最大化的要求显然更为重要。奇墅湖只不过是中坤众多项目中的一个,如果投入太多,恐怕资本的扩张和盈利会受影响;在中国,价格不高、品质也不高的房子就是更好卖,或者说只要是个房子就好卖。。。我们在奇墅湖仅仅能做到规划,甚至连规划的内容也无法决定,规划设计施工完全是开发商说了算,不同意也没有用。我无意指责中坤,那只不过是资本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主事者本人也非专业出身,从资本运作的角度来说,甚至很可能是非常成功的(如果有违法违规问题,那也是地方政府要过问的我不能评判),是否成为建筑精品,对他们并不重要,甚至能不能卖出去,也不重要。资本眼中,建筑只是工具而已。而德懋堂是做建筑的,其目标是创造优秀的建筑作品。作品,意味着专业和专一。当优秀的作品诞生,绝对的价值就已经产生,盈利与否只是作品价值的是否套现而已。德懋堂的建筑就是公司的全部;而对卢强来说,德懋堂更超越了产品的范畴,承担了一个建筑师的专业理想。

亚历山大在《住宅制造》中指出,住宅的种种问题首先是因为掌握权力的政府、开发商、设计师全都不是最后的使用者,而最关键的居民本人却被排除在决策之外,他们只能在已有产品中做有限的选择。在中国,更多的人是连选择都没有,能买得起就不错了。单先生在分析徽州民居的成功原因时也指出,“集投资者、营建者、使用者和维修者于一体的”建造体制是首要的制度因素。作为建筑师的卢强,当他发现只为别的甲方设计建筑,永远也实现不了他的专业理想,于是开始自己设计自己开发自己建造,这时候投资、设计、建造、使用、维修确实统一了,于是他有了完全意义上的自己的作品:德懋堂。这让我们这些长期折腾徽州民居的人羡慕不已也钦佩不已。

其实德懋堂背后并不只是这八年。卢强在清华跟随单先生研究黄山风景区和徽州民居的时间就已经是差不多八年,而他博士毕业后开始德懋堂项目至今又是八年,这与徽州和黄山纠缠已经是十六年了。十六年,杨过和小龙女生离死别也就是十六年。如果再往前算,清华建筑系自二十世纪中期就与黄山与徽州结缘,几代学者师生参与黄山和徽州的保护、规划、建设,从汪国瑜、朱畅中、朱自渲等老先生们直到我们这些做学生的,从未停止过。设计水平不敢自吹,但始终兢兢业业、战战兢兢,绝不能坏了清华在黄山的名声,这也是从一入门单先生就提出的要求,我们从未敢忘。我想这种专业的积累和专一的态度,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有专业出身的人才能坚持下来,也只有这样才会有最好的作品,虽然未必是最赚钱。我想同样的资金,按照中坤的资本运作和按照德懋堂的作品创造两种方式,恐怕还是前者利润更大,但后者产生更大价值的作品,很可能传世,就像宏村的承志堂。八年过去,作为建筑师,奇墅湖终于还是令我失望。但这让我知道面对资本,设计师终究是与虎谋皮,专业的理想不可能指望资本来帮忙实现(倒是属于资本家个人树碑立传而非其企业行为的项目可以有机会)。而德懋堂的例子说明,作品终究还是需要亲力亲为,建筑虽然很难做到,但介入的越多,实现的可能性就越大。不管是规划还是方案甚至施工图,都距离最终的建筑太远太远。只有亲自筹资、设计、监督建造,才是建筑实现的终极途径,建筑艺术这时候才能与书法、绘画那些个人就能完成的纯艺术相提并论。这一点我想每个建筑师都会心有戚戚,多少建筑大师的名作来于自己或亲友的住宅啊! 

我终究还是相信劳动创造价值。资本作为一种制度设计和经济工具,其价值也来源于资本运作者的智力劳动。而眼下中国社会的各种资本的利润恐怕是(利用一些特殊权势)占据了过大的部分,远远超出资本运作本身为社会带来的价值,进而带来种种社会问题一发不可收拾。小时候看到书上说,资本也分产业资本、金融资本、食利资本、官僚资本等等,其价值和危害各不同。当然市场经济不能没有资本运作,资本的力量几乎压倒一切,但社会价值的产生更主要的依靠科学技术、文化艺术这些实的东西。根与叶、源与流,生产与分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有明显分别的。所以我有时候会想,经济学上利益最大化的假设,虽然只是一个学术假设,其实教坏了很多人,毁坏了很多价值。有个“最”字,一切过犹不及。较大化或者适度化,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也才可能创造那些人类历史上伟大作品。

史上多少富豪,如今已烟消云散,无人记起;而又有多少清贫潦倒的艺术家,作品传世至今脍炙人口;钱财本身并无意义,最终要落在具有绝对价值的东西上才能“套现”,完成其使命。黄怒波自己也在写诗也在搞慈善,他是聪明人,应该早已懂得钱财的飘渺和作品的真实,他可能是成功的资本家、慈善家甚至诗人,但可惜的他不是个建筑师,也不是个好甲方,于是奇墅湖前途未卜、凶多吉少。 作为技术人员,我相信唯有技术上精益求精的作品可以不朽,这包括科学也包括艺术(建筑本是科学艺术技术的合体),但不包括资本或是政治。资本固不可少,但现在资本已经膨胀到要毁灭世界。资本可以快速致富,但没有技术的理想就不会有苹果奔驰波音或者阿波罗登月。美国华丽的资本市场实际上难道不是站在强大的军事技术的隐形战机之上么?而军事技术不又是站在庞大的民用技术航母之上么?

这让我想到欧洲那些历经百年依然领先的技术型企业,有的已经沦为奢侈品但仍然追求技术精益求精的像百达翡丽,有的也还实用并不断升级的比如徕卡相机,也许还可以包括目前正引领数字时代新潮的比如苹果公司,这些由技术人员创办、始终追求技术创新的企业,规模并不大,产品往往就那么几个,少到近乎单调,但对专业和专一的苛求近乎自残,其利润虽然高,却并不见得“最大化”,但很可能是“最长远化”。我想这才是一个工科技术人员最向往的企业模式吧。

好吧,技术的理想主义虽然有些笨拙和迟钝,有些不合时宜,甚至有些荒唐可笑,更不擅长赚钱发家谋取名利,但它却是人类历史里最坚硬的那个部分,坚不可摧。

                                                          2011年9月12日转帖自袁牧博士的博客——《西瓜山寨》

                                                                                             详见hyyp://blog.sina.com.cn/yuanmu96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