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清华百年校庆有感(之二)——值得深思的声音  

2011-04-17 11:2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媒体报道清华百年校庆的文字渐次多了起来。其中,大量的是回顾清华建校100年来所创造的骄人成绩,100年来清华园的风雨沧桑,走出清华的历届清华名人——学术大师,治国栋梁,跨国总裁(大师,大官,大腕),清华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等等。实事求是地看,基本上没有说假话;校庆校庆,当然应该庆祝一番,何况是百年一遇的大庆啊!人们总是乐意听到好话,也需要鼓掌,鼓励,鼓劲。与此同时,我总觉得,清华义不容辞地理应成为社会的脊梁,理应对祖国,甚至对世界的未来承担更多更大的责任;清华学子贡献多多是责无旁贷的。此时此刻的清华大庆,不应该是跑道上终点的庆功会,更应该是竞技场起点上的誓师会。百年的清华,应该更成熟了;面对世界,面对未来,面对我们肩上责任,自己要求自己:要多一点什么,少一点什么才是!

                                *                                                                     *                                                                    *

       4月14日出版的《南方周末》第30版“自由谈”专页,在最下方刊登了一篇题为《一所大学的百年校庆》短文,标题旁的提要是:“京都大学的老师,学生,他们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和敬意”;作者是台湾作家杨照先生。我一口气把这篇文章读完了,只花了十分钟;但是却呆呆地坐在藤椅上,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沉思良久。。。幸好这份报纸没有扔掉,今天翻出来转引如下:

       “1977年,我到日本京都度假,。。。进了京大校门,发现那一年刚好是京大创校百年。让我意识到“京大百年”的,不是什么的庆典,不是什么的华丽布置,也不是什么热闹的学生活动,而是一张近乎简陋的海报,上面写着:“京都大学与殖民政策——反省百年京大犯过的错误”。那是京大法学院教师团体办的座谈。我直觉地以为那一定是激进的团体,特立独行带着唱反调意味的活动。然而,在校园里走了一圈,我愈走愈惊讶,甚至应该说,愈走愈感动,因为法学院教师团体的活动不是特例,放眼望过去,和“京大百年”主题相关的讯息,一半以上都是批判性,反省性的。

       “这是什么样的学校?或者该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学校?换着任何其他学校,百年的特殊日子,一定是努力去创造出一种光荣与眩耀的气氛——“看啊,多么了不起,我们这样一所学校在一世纪间有那么大的成就!”——一定想办法凸显学校最光彩的一面,自己将学校的历史涂抺得愈漂亮愈好。

       “京大却用这种冷静,忧郁,近乎愤怒的方式来“庆祝”学校百年?这所学校的 老师和学生在想什么?这所学校的领导,又在干什么?那几天,我参加了几场“京大百年”的活动。。。他们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而不是张扬学校成就,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与敬意。他们一再提到京都大学与东京大学的差异。东京大学是日本政府的骨干,从战前军国主义政府到战后自民党政府,一贯如此。而京都大学始终扮演从左翼批判制衡权力的角色,在许多不同学科领域,都有自成一格的“京都学派”,而几乎毫无例外,“京都学派”都比主流的学派来得大胆,前卫,激进些。

       “这些批判学校的老师,学生,其实都热爱京都大学。他们觉得凸显,保持京大荣光的方式,就是坚持批判的立场。京大百年,学校不可能没犯过错误,借此机会将批判眼光转回自身,才是真正符合京大的传统,才真能确保京大和其他学校,尤其是和东大的不同。京大曾经犯过的错误之一,是积极参与了殖民统治,尤其是对于台湾的米糖剥削。他们讨论这件事时,不会知道台下有一个来自台湾的台湾人,因为他们讨论得如此认真,激烈,而几度热泪盈眶。

       “什么时候,中国也能办出一所老师,学生清楚坚持要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独特记取校庆意义的大学呢?”

        ——这篇文字不早不晚刊登在现在这个时候,《南方周末》又耐人寻味地在编排版面时如此处理,我想他们显然知道这篇文字表达的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声音;或许他们自己也持有类似甚至相同的观点。我看,他们是用心良苦啊。

                              *                                                                         *                                                                   *

        截止到今天,先后已有七家杂志出了清华百年校庆专刊,它们是:

       ——《三联生活周刊》:“清华基因”;

       ——《中国周刊》:“清华与国运”;

       ——《环球人物》:“领导人的清华故事”;

       ——《看历史》:“毕业生”;

       ——《中国新闻周刊》:“清华建设中国”;

       ——《文史参考》:“百年清华的六大拐点”;

       ——《中国经济周刊》:“清华财富报告”。

       溜览一下这些专刊,当然各有特色,各有视角;但是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看历史》的专刊里策划了一组“你好,清华”的信件,邀请海内外不同领域的人士给清华写一封信。“这些信中,不乏忠言逆耳,但我们认为,这也是温情和敬意之表现。”在这里,我择取若干,立此存照,以便玩味思索。

       第一篇就是我们建筑系的校友,作家刘天昭先生的“独立精神可以对抗时代”。他指出今天的清华“已经很难更“主流”了——没有哪一所大学比清华距离国家更近,距离权力更近,距离金钱更近。。。清华,你好。很高兴你不是一个人,不会衰老,不怕挫折。。。你那里永远聚集聪慧的青年,他们当中总有些人,骄傲执著,诚实热血,他们总有办法,建设一个更有理想的清华。”第二篇却是一位在新闻和传播学院在读的学生——作家蒋方舟,在“我的大学”里直率地写到:“我曾经旁观过学校的干部们做事,与教育和世俗标准下少年得志的成功者打过交道,他们毫无障碍地接受学校给予的一切价值观,自诩主流。。。有时,我看到他们滔滔不绝地在课堂,在会场说些主流价值观的话,心想:“他们真信这些?真可怕。”过了一会儿,又打了一个寒战:“他们其实并不相信这些,那就更可怕了。”。。。

                               *                                                                         *                                                                     *      

       在《看历史》杂志所策划的这一组“你好,清华”的信件中,我以为老教育家,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先生的“大学需要有反思精神”很值得一读。这篇文字深思熟虑,直击要害;坦诚直率,用心良苦;   高屋建瓴,言之有物。

       刘道玉先生开门见山,以同在今年迎接100年大庆的中国清华大学,与迎接150年大庆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相联系相比较:一个是“依然没有摆脱传统格式化的思维巣臼——大造舆论,邀请名人捧场,极尽评功摆好之能事。。。却没有看到清华大学有任何一项反思活动”。而另一个却是“不但要向以往的成就和贡献者致敬,而且将举行严肃的反思活动,思考如何继续走进研究的前沿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刘道玉先生指出:“这就是清华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之间在思想境界上的巨大差异。”

       “既然没有看到清华大学的反思,那么我作为一名老年教育工作者,出于责任感的驱使,不妨替你们作一点点反思,但愿是“逆耳的忠言”。”刘先生列举了五条:

       ——“首先,一流大学应当选择什么样的校长?”

       ——“第二,应当树立什么样的大学精神?”

       ——“第三,一流大学应当具有鲜明的特色,绝不能贪大求全。”

       ——“第四,世界一流大学应具有什么样的学风?”

       ——“第五,精英大学必须远离实用主义的办学方向。”有说服力的是,刘先生并非泛泛而论,而是毫不客气地一一列举了发生在清华大学的事例:比如,校长在大庭广众情况下重要接待时的失误(我也注意到他的分析还是客观的;比如,清华大学“重点学科就有49个之多,重点多了其实也就没有了重点;比如,涉嫌学术剽窃的事件不了了之;比如,陈丹青教授的辞职;比如,拉“名人”甚至已经退休的“名人”充门面以及大登广告,等等。并且,他不是简单地举出事例,而是旁征博引。

       在这篇文字的最后,刘道玉先生为了再次说明的必要性,他引用哈佛大学女校长德鲁.  福斯特在就职典礼上的一段演讲:“一所大学,既要回头看,也要向前看  ,其看的方法必须——也应该——与大众当下所关心或是所要求的相对立。大学是要对永恒做出承诺。” 刘先生接着说:“她勾画出一流大学的精神,阐明了反思(即回头看)的重要性,也指出了看问题的方法必须与当下关心的功利主义相对立。这是多么高屋建瓴的办学理念,我国如果要想真正地 建成几所世界一流大学,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极少数几所大学,应该给自己准确地定位,走出为国家眼前经济建设服务的传统思维,走进象牙之塔,致力于解决五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后的重大课题。至于为经济建设服务,则是众多的普通大学或者技术学院能够而且必须承担的任务,而一流大学应当肩负起提高和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任务,这是不同类型大学分工所决定的。

        德国著名哲学家汉娜.阿伦特曾说:“当大学决心于经常为国家和社会利益集团服务的方针的时候,马上就背叛了学术工作和科学自身。大学如果确定了这样的目标,无疑等同于自杀。”

  评论这张
 
阅读(149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