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清华百年校庆有感(之一)——难忘的记忆  

2011-04-12 11:4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几天到建筑舘,看到主楼前广场搭建的巨大的钢构观演台已然耸立;东大门加强了门卫和交通管理;校园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不少雕塑(据说有100座之多,有40座是老外的作品);今天专门绕行到主楼西侧,看到由李道增先生领衔设计的“百年会堂”施工的脚手架全部撤除了,红色的建筑物果然有“视觉冲击力”;就是我们建筑舘也在粉刷墙壁,整修门窗。。。清华校庆按照惯例是四月最后一个星期的周末,准确说今年是四月二十四日,真的,这个日子逼近了!与此同时,媒体也越来越多地加大了宣传力度;我知道,已经有四家杂志出了专刊,新浪网也开设了专题。。。

       许许多多有形的东西渐次涌现,造势的声浪也紧锣密鼓了;但这些对我来说,并没有使我多么兴奋;甚至知道将在人民大会堂开庆祝大会的信息也没有引起我的激动。倒是那些尘封的记忆,这些日子老是挥之不去!

                                  *                                                                       *                                                                        *

       我有一个经验,就是第一印象和第一感受,往往就是或者至少是最接近事物的本质。尽管已经过去了五十年,我对清华许多初始的记忆,几乎它们的潜台词都在表述着清华的人文精神。

       一个偶然的时间,一个不偶然的地点,我见到第一位清华人的故事。

       那是在1954年的8月下旬,我们芜湖市第一中学20多位考取到清华,北大,北航,北医,北京工学院的学子,结伴而行千里迢迢来到首都。当年长江特大洪水,记得我们每个人得到政府补助的十几元人民币(当时还是旧币,十几万元),我们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啊!虽然后来才知道,绝大部分买船票火车票花掉了。当时从芜湖搭乘轮船到南京对岸浦口,买的是三等舱;从浦口坐火车到北京前门火车站,当然是坐票啊,穷学生嘛。两天一夜,终于到了清华园。我们清华的六位,夕阳西下的时光终于走到清华二校门,大家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卢强(不是建筑系我的学生小卢强,是后来成为科学院院士的清华电机系教授)还用俄语哼起了歌。。。

       兴奋之后,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呢?现在学校还是假期,校园里静悄悄,几乎没有人;夕阳西下了,已是六七点钟了,中午在前门大街吃的一碗炸酱面早已消化得无影无踪。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看到一位中年老师模样的先生,手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在大礼堂前广场散步。我们还在捉摸,大概这位先生看到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风尘仆仆,土头土脑有些好奇,就主动走上前来发问:“你们几位是从哪里来的?。。”啊啊,大家七嘴八舌,大意是我们都是新同学,家乡大水,提前到学校来了,等等。“不要着急,跟我来。还没有吃晚饭吧?”先生不慌不忙,慢斯条里地引领着我们缓缓地离开二校门,由大礼堂广场向西,经过古色古香的工字厅,进入其西侧的小院,原来是一个小型的招待食堂。

       我们已经猜想到这位先生是清华的教授,正准备感谢他为我们找到就餐的地方,只听他打起了电话:

       “来了几位灾区的新同学,他们提前到学校了。你们马上来人把他们安顿好啊。。。啊啊,我是钱伟长嘛!”我们惊呆了,钱伟长,就是科学家钱伟长,“三钱”(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之一的大科学家啊。j当时钱伟长先生是清华大学的教务长,我们入学不久就担任了副校长。不一会儿,就来了两三位学校总务处的老师,一方面和食堂商量我们的晚餐,一方面在联系我们的住处。后来才知道为了我们,惊动了总务处的膳食科,住宿科,教务处的教务科好几位值班老师。钱伟长先生看到都落实了,才离开了我们。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接下来的故事,我也就不再啰唆了。。。我见到到的清华第一个人,彼时的情景,几十年来记忆犹新,难以忘却!

                                     *                                                                     *                                                                       *

       第一次拜访我们的系主任梁思成教授

       开学了,我们这些新同学总想看看真实的梁思成,一睹他的风采。早在来清华之前,我们芜湖一中的老师和同学对他并不陌生。一中这个学校,也弥漫着浓浓的人文气息,大概是它悠久的历史传统吧;这个曾经在其中生活过,工作过,学习过诸如王稼祥,蒋光慈,邓稼先等等的江南名校,解放前后它座落在芜湖近郊的风景秀丽的赭山上;它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气派的广场和靓丽的校门,甚至学生宿舍和食堂还是很旧的平房。但是,它却拥有一批非常优秀非常敬业的老师;它还拥有静谧的可以饱览万里长江的校园环境。一中的学生成绩好,但并不死读书。大概是知晓梁启超变法维新,以及林徽因《人间四月天》的故事吧,我们当时就对梁思成先生仰慕有加。来清华后,由于我们一年级没有梁先生的课,也就没有接触他的机会。

        我记得我们男生同宿舍的冯钟平同学发起,约请了几位同班同学,闯一闯,去登门拜访梁思成先生。之前,我们就听到高班同学讲过,梁先生和蔼可亲,只要他在家,他是不会拒见登门拜访的学生的。于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找到了位于校园里新林院8号梁先生的住宅。那是一栋两层红砖坡瓦的独院小楼,进门就是大客厅;四壁疏密有致地悬挂着字画,台案上,茶几上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工艺品和盆景。。。真是一片书香门第的气息。正当我们目不暇顾之际,梁先生从书房走了出来,和我们一一握手,请我们围坐在他周围的沙发上;还请保姆给我们每一个人上了一杯清茶。

       梁思成先生清瘦但却炯炯有神,衣着整洁,举止文雅;他言谈风趣,没有什么教训人的大话套话,也没有谈什么课程和教学计划之类。在一一询问我们来自何方之后,就天南地北地神聊一通,不时引发我们哄笑。看得出,每当这个时候,梁先生自己也非常高兴。我这里只略微详尽描述一个交谈之中的细节——可能是这次访谈中最为精彩的最值得玩味的一个细节吧。乘着梁先生离开的一刻(大概是去接一个电话),我们又在客厅里东张西望;这时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客厅窗台上摆放着一座不大不小的泥塑小动物,非驴非马,非猪非狗,形象十分奇特;一句话:既不好看也不可爱。当我们围在窗台前对着它评头品足之时,梁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我们身后,他开门见山地问我们:“你们觉得这个小动物好看吗?。。。你们一定觉得它不好看,丑。”我们谁都不啃声。我当时就想:是丑啊,又不敢说出来;梁先生能把一个丑东西供出来天天欣赏吗?!

       还是梁先生开口打破了我们的沉默:“啊啊,你们一定觉得这个小动物丑。什么时候,你们觉得它美了,非常美了,你们就可以从建筑系毕业了。”说完,梁先生还冲着我们大家嘿嘿地笑着。看着我们每个人天真的迷茫的神态,他又嘿嘿地笑着说:“我真的不是故弄玄虚啊,要不,你们干嘛还要到建筑系来学习嘛!”

       不记得我们怎么告辞,怎么走出梁先生家的。之后许多年,只要是一提到一想到梁思成先生,我都忘不了第一次拜访他的情景:关于梁先生的客厅,客厅里泥塑的丑的小动物,梁先生针对它所说一番“不是故弄玄虚”的话。

                                      *                                                                       *                                                                       *

       和建筑系图书馆管理员毕树棠先生的第一次面对面

       我1954年清华入学,60年毕业,是为本科六年制;这期间“清华学堂”就是我们的系舘。建筑系的图书馆就在学堂的一层尽端的一间大房间里,是兼作阅览室的开放式图书馆,非常安静。令我们惊迓的是,管理员是一位模样比教授还教授,比学者还学者的毕树棠老先生;他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并且留着像日本人那样的一小撮胡须。后来一打听,果然令我肃然起敬:这位毕先生熟悉好几门外国语,精通英语,法语,德语,日语;翻译出版过好几部外国文豪(比如莫泊桑)的文学作品,我还真的找到了一本毕先生翻译的莫泊桑短篇小说集,解放前出版的繁体字竖排本。

       第一次和毕树棠先生面对面,是开学不久的一个下午。刚刚入学,什么都觉得新鲜,系图书馆有许多建筑专业图书,外文期刊,人文专著,美术画册。还有一个加锁的“善本书”玻璃门书柜。那天下午没课,我准备试一试请毕先生打开“善本书”柜,因为我看到里面有梁思成先生的手绘的一叠建筑画画稿,想借出来学习,欣赏。当我把这个愿望对毕先生一说,只见他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柜门,把画稿小心地取出来递给我;同时,他也轻轻地对我说:“这本梁先生的画稿,是很珍贵的,一般不拿出来给学生翻看的。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损坏了。”毕先生讲得很诚恳,我也小心翼翼地从他手里接过画稿,找了一个角落座下来;心情是兴奋,虔诚,感激。。。

       梁先生这一叠画稿有几十幅之多,是用小钢笔工工整整地绘制在大24开的白纸上,其内容都是西方古典建筑正立面的线条图;图上山花,柱式,基座,门窗等等,都交待得一清二楚,甚至山花上的浮雕图案。尤其让我敬佩的是,梁先生对线条横平竖直的把握,线条和线条的准确交接,线条组合的疏密有致,画面构图均衡得体,真是叹为观止!并且,看得出每一张都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画出来的。我震撼了!面对这些画幅,学问是怎么做出来的?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大师是怎么成长起来的?这比什么语言文字讲的道理都生动具体,令人心服口服。。。良久,我方才从书包里掏出白纸和小钢笔,试着临摹一两张。正当我诚惶诚恐地比划着,我感觉到背后有人,原来是毕树棠先生悄悄地站在后面看着我;当我和他四目相对时,毕先生笑了。这笑容,似乎露着几分赞许。

       和毕树棠先生面对面,就这么几个情景;毕先生话语极少,表情往往木纳,但是却往往具有很强的穿透力,让你回味,让你久久难以忘却。到清华后,印象里清华的职员老师们,素质和文化修养都相当高。比如我们建筑系资料室的林株先生(后来成为梁思成先生的续弦,整理和编写了梁先生大量遗稿),办公室的刘立三先生,模型室的唐武元师傅(教我们制作建筑模型,80年代初到黄山帮助我们制作云谷山庄模型),等等。当时我们学生都恭恭敬敬地称呼他们“老师”,他们也的的确确有形或无形地教育着我们。难怪蒋南翔校长有“两个轮子(教师和职工)治校”的说法。

       无形的往往比有形的更恒久,精神的往往比物质的更珍贵。。。(2011年4月12——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98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