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浪迹天涯之观察与思考  

2010-09-05 12:1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月流火”期间,即6月下旬到8月初,我马不停蹄地奔波于湘赣,桂闽,川陕,皖江等地;虽然疲于奔命,却也异常充实。新的信息,新的情感,新的思绪,其浓度之大,几到难以承受的地步,更不用说消化它们了。乘近日稍有机动,聊以志之。

 

喜看乡民住新房

       奔驰在高速公路上,不是沉沉地补一补觉,就是忍不住观看路边建筑——大概也是专业习惯。在合(肥)铜(陵)高速经过庐江,枞阳时,我眼睛一亮:原来两边农村出现了我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浙江杭州到绍兴公路两侧看到的景象:农民们纷纷盖起了小洋楼,深红色的陶瓦甚至琉璃瓦坡屋顶,白色面砖墙体,屋顶端部一色不锈钢避雷针装饰;有的楼房还在阳台,入口大门装饰有西方古典柱。。。当时绍兴的朋友告诉我,80年代前绍兴的农民还很穷困;许多女人涌到上海杭州当女佣,农村穷小伙子甚至找不到老婆。我们在绍兴东圃镇,柯桥镇有的地方还能看到破旧的草房。短短一二十年,快速城市化进程使当地农民富起来了;东浦的乡镇企业,柯桥的纺织市场,迅速替代了单一的小农经济。至今,绍兴还高居全国百强县之前列。记得第一次到绍兴,接待我的章生建同志对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个农民,东浦的党委书记,又是东浦农工商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见我迷惑不解,他说:“奇怪吧,共产党怎么不能带领老百姓发财致富呢,我只要不把钞票装错口袋就是了。”这几句话,如此朴实,又如此一针见血,所以我记忆尤深。。。

       高速公路两侧树木急闪闪地后退,思绪又回到眼前。安徽是我故乡,此时别有一种心情。小时候就听大人讲:安徽一年丰收,十年不愁没有饭吃。芜湖就是鱼米之乡,四大米市之一。所谓四大米市,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是:无锡,芜湖,九江,沙市,全部都在长江两岸。过去还有“两湖熟,天下足”之说,讲的是湖南湖北。这些中部地区的产粮大省,亿万农民,子子孙孙的辛勤耕耘,支撑着中华民族,孕育着华夏文明。而今,当时代进步,社会转型,产业结构调整之期,却被东部地区远远地甩到后面。从浙江绍兴和安徽枞阳两地农民盖房档次相差一二十年这一现象,能不带给我们更多的思索吗?

 

值得注视的动向——城市生态修复

       6月底在长沙,7月下旬在西安和成都,三个不同地区,但三个都是所在地区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中心城市大城市,或许并不自觉,或许出发点不尽相同,都出现了一个共同的动向,我把它称之为“城市生态修复”。

       ——7月22-—23日,在西安曲江区的学术会议上得到这样的一个信息:从唐代文献和唐长安都城图上推算,当时长安城内居住有一百多万人口,是世界独一无二的超级大都市。都城图上城区内绘有124坊,相当124个小区吧;每个坊都有若干个院落平面;每个院落平均多少人口,应当说是差不多的。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长安“大唐芙蓉园”里的水面,是现在西安市前几年兴建的“大唐芙蓉园”水面,加上不久前兴建的“曲江遗址公园”水面总和的三倍!啊啊,难怪这些年西安市耗费巨资结合旅游和房地产开发,大面积地开拓水面,改善城市的生态环境。几年前“大唐芙蓉园”建成时,主持设计的张锦秋院士曾在园内请我们一聚,告知我们政府为这个项目投入了十七个亿,引入和疏导河溪水源,拆迁和安置居民,园区建筑,绿化和市政设施等等。这次“曲江遗址公园”大片水面和园区建设投入的资金,显然更为可观。

       ——长沙之行是由中国佛教协会延藏法师的引荐,去长沙开发区策划“松雅湖”(人工湖)上一个小岛的禅院建筑。长沙地区一是毗连的洞庭湖水面严重萎缩,水质严重污染;周边的一圈城市岳阳,常德,益阳,长沙大大小小一二十个城市的人口集聚,水系减少,水源紧张,排污增加。二是湖南加快“长(沙)株(洲)(湘)潭”城市群的一体化建设,势必对其生态支撑更多谋划。我于6月23日登上松雅湖小岛,看到眼前一片汪洋,甚为兴奋。当地陪同的人员告诉我们,政府下了很大决心,搬迁了两千多户居民乡民,把湿地,水田,池塘圈起近三千亩生生地打造了一个人工湖。此外,还从管理体制入手,成立了松雅湖开发管理的行政机构“长沙市松雅湖管理区”,统一领导和协调水体保护,绿化植被,景观规划,道路交通,搬迁居民安置,以及周边房地产开发等等事宜。

       ——在成都召开的“首届中国民族聚居区建筑文化遗产国际研讨会”的闭幕式,是在成都开发区的“华阳南湖度假区”召开的。此研讨会种种,权且不表,单就“闭幕式”在这里召开,就颇有新意。开始我以为它是研讨会支撑单位,礼尚往来而已。参观了风景如画的南湖(也是人工开发的)以及其中的房地产开发成果,听取了介绍,深感这里的城市开发上了一个新台阶。原来成都市规定,开发商拿到开发用地后,必须同步开发一定比例的水面和绿地,不可超指标追求高容积率。。。啊啊,这也是“城市生态修复嘛”,只不过是政府主导,开发商投资实践,只不过是一种“集腋成裘”的城市生态修复方式而已!

 

评审会叹息:何时由“制造”到“创造”?

       这一期间,我先后应邀参加了四个城市的五次规划设计评审会:7月16日“淮北市东岗楼片区规划建筑设计方案评审会”;8月1日滁州市“清流河两岸概念性规划及城市设计评审会”,“科教园区控制性详规专家评审会”;8月19日“铜陵市步行街及周边地块改造方案评审会”;8月27日厦门市“集美新城西亭中心区公建群概念方案征集评审会”。

       时下中国现代化尤其是经济发展层面的工业化,其瓶颈就是亟待将“中国制造”转型提升为“中国创造”。依靠廉价劳动力和不惜性价比的耗费资源环境,从而得到GDP的快速增长,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和可持续发展。其实,现代化又一标志的城市化,何况不也是如此啊!城市急遽扩张了,人和汽车快速增加了,一个个政绩工程,形象工程拨地而起了,结果却是大量城市病爆发:交通堵塞,污染严重,隐患增多。就是所谓城市“形象”,也“千城一面”;有些所谓“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大跌眼镜!而成为“包袱”的例子所在皆有啊!

       实事求是地说,我参加前面提到的评议会项目所在四个城市,都是多年来在城市建设中做了大量工作的城市,也都有一定的城市特色,有的还是历史文化名城,知名园林城市,经济特区所在地等等,如安徽滁州市,福建厦门市。“城中有山,山在城中”的滁州,欧阳修的“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脍灸人口。《醉翁亭记》和其描述的琅峫山,成为滁州市最为亮丽的城市名片;他们宣传和保护得也相当之好。值得忧虑的是,紧邻的城市新区开发量过大,建筑的尺度也过大。厦门市的城市非常美,那海,那山,那郁郁葱葱的绿化植被;集美学校,那融中西文化于一炉的校园建筑群,更是厦门城市历史文化的浓墨重彩。漫步厦门,你真的会十分自然地感受到开阔,开放,身心舒畅。市中心的厦门岛人口,已达到100万;同样让人担心的是:这一宜人的海滨城市,会不会毁灭在过高过快的开发量上。人们已经感受到了。这次评审的集美新城西亭中心区的方案,就是试图寻找解扣的途径。然而,真的并不理想。至于铜陵市的老城改造推到重来,一个中等发达城市40万人口的城市,规划一个70万平方米的商业中心广场,显然更是离谱。

       我看我们城市建设的通病就是盲目攀比。一是脱离实际地贪大求大,二是关起门来求全求多。只求量不求质;只图眼前利益,网顾未来可持续发展。我把这一现象称为“城市制造”而不是“城市创造”。我们几时才能走出这个愧对祖宗,愧对子孙的误区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