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校庆活动杂记  

2010-05-11 22:3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每年四月下旬的最后一个周末,是我们清华大学的校庆。每年校庆,都有一届校友是大庆——毕业10年,20年,30年,。。。直至60年,甚至有70年的。如果毕业60年,那这一届校友就有80多岁了。今年是我们清华99年校庆,明年是100年大庆;但是,我们建筑系建0(1960年毕业)届,今年却是50年大庆。尽管每个同学都已年过70已过古稀之年,却能来的都来了,共有58位;加上陪同而来的老伴和孩子总共65位。

       ——境外有来自加拿大,美国,西班牙,香港9位。

       ——境内有来自四川,陕西,广东,广西,江苏,上海,浙江,山东,天津,辽宁等10个省市;北京市内16个单位。在清华建筑系和建筑设计院工作的有7位。当然,都退休了,一部分被回聘,也有各种方式还工作的。

       ——其中女同学29位,男同学29位;年龄最大的是当年来自工农速成中学的曲淑凤大姐,今年85岁了;还有一位肖林大姐,也81岁了。绝大多数同学年龄在73——75岁之间。

       ——我们这一级有3个小班(4年级后合成一个大班,然后分专门化,分设计,规划,工业设计,古建等等),加上高班因病或转学下来,以及留学生,全班在册102人;迄今不知下落4人,各种原因逝世17人。

       我班在世和有联系的81人中,这次聚会58人,占70%以上。而那些不能来的,差不多都是本人身体不行或是老伴因病不能离开。总起来看,同学们是很看重这次校庆返校聚会的。

       《二》我们的活动日程是:

        ——4月23日,外地同学先后都到学校了。国外和香港来的住“工字厅”前的“甲所”,这里是学校校园的中心区,环境优美,而且一系列的早期建筑书写着清华近百年难忘的历史;我们从1954年到1960年的大学生活,就是在这里度过的。由于甲所房间有限,国内的外地同学只有另住在往北的清华附中的招待所。当晚,我们几位在校同学在甲所餐厅举行欢迎宴会宴请这些远道而来的同窗们。欢声笑语,难以尽表。

        ——4月23日,是我们班大庆活动正式开始的第一天。

       上午9:30分,全部到校的58位同学,以及陪伴的家人集中在建筑舘的大会场聚会。难得的是,除了逝世的和在国外的以外,教过我们的老师们都来了。最老的是93岁高龄的康寿山先生,她教我们素描和水彩;康先生是徐悲鸿大师的学生,著名国画家。她老人家虽然行动有些不大利索了,但是思维还很清楚;我们班的几位女同学包括法教授她们,不离左右,重温当年师生的亲情。吴良镛,朱自煊,蔡君馥,陈志华,吴焕家,张守仪,王煒钰,李道增,陈乐迁,赵炳时,刘鸿宾,林爱梅,童林旭,林贤光,宋泽方,周湖逸等等,满满坐在前面的一两排。要知道,同学们有的千里迢迢返校,很重要的愿望是看看敬爱的老师们,感谢他们;毕竟,他们是在我们大家人生的最重要的启蒙阶段和我们度过了6年。

       有一组场面最能为之说明:曲淑凤大姐入学已年过30,而且从一名没有文化的山东老解放区的农村妇女会长刻苦学习进入工农速成中学,继而入学清华;显然,她付出了比其他同学不知多少倍的努力。在曲大姐深情发言后,教过我们“画法几何”的林贤光老师站起来也即席发言:“当年我辅导她,见她那么困难,总也不太明白,我就急了。但是曲淑凤同学反来劝说我:老师,您不要着急,我会明白的,。。。”会场上响起一片掌声,为当年浓浓的,真诚的师生情热烈鼓掌。

       集会以后,全部师生在建筑馆门外合影留念;然后就在建筑馆内的多功能厅内以自助餐的方式师生聚餐。

       ——4月24日,周末星期六,是全校校庆活动正式开始的第一天。我们班组织国外境外来的以及全国各地来的同学参观国家大剧院和“鸟巢”体育馆。当晚,全校返校校友聚集在“万人大食堂”聚餐,也是自助餐形式。值得一提的是,学校校长顾秉林院士一个一个系,一桌一桌地向各位校友敬酒。

       ——4月25日,是学校校庆第二天,也是我们班级活动第三天。这天上午,我们租用了一辆大轿车,陪同返校同学在校园里参观。清华改革开放以来发展很快,变化多多。即使从校园和建筑的“硬件”来看其中的“软件”,也非常明显。比如说,解放前的被戏称为“红区”老校园内,第二次扩建了图书馆,是关肇鄴先生继杨廷宝先生第一次扩建后的又一壮举;三个时期兴建的清华大图书馆,即使不说它“天衣无缝”,也确实“浑然一体”;不久前这里还珍藏了国宝“战国竹简”。再如,解放后建设的新区——“白区”里的公共关系学院,法学院,经济管理学院,美术学院(医学院和生命科学馆在“红区”北扩地段),同学们看到学科交叉和相互渗透的办学理念。我们的轿车从学生公寓,东体育馆绕了一圈,至于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灰区”高层建筑群——清华科技园,时间来不及了,大家只能远远眺望了。

       ——25日当天开始,就有离开学校的了;有的进城探亲访友,有的急急回家。班级活动也告一段落。

       《还有下次的大聚会吗?》

        这次我们班级的大聚会,总体上说是相当成功的。为同学们搭建了一个重温大学生活,会见恩师学友,感受母校发展,参观首都新貌的平台。许多同学激情相见,依依不舍。一些没有来的同学,也都来电致意。

        我在4月27日就接到远在美国的同学孙大江的来信;这封信是4月14日发出的,可见半个月前,他就惦记着校庆,遗憾自己患病。信,写得很动情:“。。。恕我不能参加建0校庆团聚,后会有期,我有一个愿望能到各地看看同学,看看发展。同时,希望你们也能出来看看。”他还希望我再写一篇振奋人心的50周年《序》,因为我们40年大庆后,我写了一篇《四十年抒怀》作为画册的《序》。他深情地写道:“《四十年抒怀》写的真诚感人。。。然而地震,干旱,矿难,就业,房价时时触动着我的心。铭记沧桑,谋福黎民,是我们的宿愿。。。请执笔时抒发。”我想,这封信,虽然出自海外同学之手,非常能代表我们这些“30后”学子们的共同心声!

        分手告别的时候,不少同学相互鼓励:保重自己,60年大庆再相会!要不,55年吧。

        罗森同学,是我们活动的总联系人;冯钟平和我,是他的助手。我们三人从头到尾,深知大庆活动的酸甜苦辣,尤其是罗森;联络海内外,筹集经费,安排活动,平衡方方面面的关系等等,等等。欢乐后面,当然有浊音;尤其是当年不可抗拒的政治运动受到伤害的个别同学,完全忘却那些伤痛也难。幸运的是,我们的大庆活动成功了。七老八十的一大班人,居然没有一个身体不舒服的。

       但是,我们还能举办这样的大庆活动吗?!(附注:这篇日志断断续续写了将近十天,原因是期间出差了。)

       _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