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盘点我的2009年  

2010-02-09 22:2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锣密鼓送“丑”年系列日志之二,已“丑”年腊月二十六日

       2009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这是我的本命年,农历是“已丑年”。我是三月牛,“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非常喜欢鲁迅先生这揆对联,特别是“孺子牛”;我喜欢牛的默默无闻地耕耘,我喜欢他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我喜欢他全身是宝——牛皮,牛角,牛肉,牛骨。。。扯远了。

       或许是磨练牛吧,2009年可不是一个风调雨顺年,天灾人祸确实不断,尤其是最后这两三个月。好像国际国内都是如此。但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同胞坚定地往前走啊。“多难兴邦”,真是应了这句话。盘点我这一年,也是忙忙碌碌,屈指数来,主要忙了这几件事:

       ——完成了黄山风景区西海景区环境整治和西海饭店改造设计;

       ——顺利筹备和主持了在昆明召开的“国际人类学和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世界大会《族群。聚落。民族建筑》专题会”,并出版发行了专题会的《论文集》;

       ——和赵炳时,程华昭,刘华星等几位教授一起结束了“芜湖工程硕士预备班”的规划和建筑设计课程的全部教学工作,最后进行了总结,讲评,给分;

       ——经过近两年的准备,在本年度第四季度集中了时间,完成并交付了建筑工程出版社“中国民居系列丛书”之《安徽民居》;全书共十万字,360余幅照片和插图;。。。此外,还参加了一些社团活动,应邀参与了若干评审;有些项目合作刚刚开了个头,没有结束,例如三河古镇新区规划,利川腾龙洞风景区游客服务中心等等。

       在这些忙忙碌碌之中,既有酸甜苦辣,又有嬉笑怒骂。不过,年终盘点,我更看重其中对我的启迪。

                             x                                                         x                                                       x  

       黄山风景区的规划设计项目,是价值取向的博弈,是人情世故的权衡。

       我和黄山的情缘,算来已有三十多年;打交道的领导先后更换了十二位,许多合作的同志,都陆陆续续退休了,有的老同志故去了,有的甚至牺牲在开发和建设的岗位上。我亲身经历了黄山从粗放的管理到精心的经营,亲耳听闻了游客从埋怨多多到赞不绝口,亲眼见看到黄山周边的乡民从贫困走向小康乃至富裕。当然,也感受到了黄山的风风雨雨。我曾经想过说过:当我跑不动干不动时,我要写一本《黄山和黄山人》的回忆录。

       我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如其说我为黄山做了些工作,不如说黄山做了我的工作。真的,黄山对我的教育和启发是非常深刻非常宝贵的:

       ——国家级世界级的黄山,不仅是绝对“七星级”的奇松,怪石,云海,飞瀑这些有形的景观,更是无形的我们中华民族的极具感染力的精神。一位参加过黄山云谷山庄设计的毕业班同学后来去了美国,他在一次来信中写道:“黄山一年,我忘不了我的祖国。”一位台湾建筑师游罢黄山后打电话给我:“黄山真美啊,我们国家真大啊!”一位日本著名画家东山魁夷在黄山感慨:“到了这里,我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要用水墨来作画。”而一位德国朋友不信黄山图片,登黄山后感叹不已,居然每年都来一次黄山。。。

       ——有关风景区规划建设的重要理念和深度思索的问题,不参与到黄山项目里去,是不可想象得到的。比如保护与开发,没有开发,就不会存在保护的问题;而真正的保护,科学地保护,也离不开开发。比如风景区里的登山道,如果仅仅把它作为游人登山的交通功能来开发,至少是不得要领;它的第一价值取向是开发景观。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目睹了天都峰新道的开发,真的是开发了许多新的景观,后来写了一篇《山无道则不活》的文章。比如风景区里的任何一栋建筑,首要的是景观功能;而提供公共服务的建筑,则又具观景功能。等等。

       ——风景区尤其像黄山这样国宝级风景区里的建设项目,千万不能“唯上”是命,“唯书”是从,更不能“自我”发挥,推销自己的所谓“风格”和所谓“学派”。我自己首先就要战胜自我;其次就免不了要和人“吵架”。为此,当然得罪过不少人。在这个过程之中,同样也磨练了自己,教育了自己;学会了如何对重量级的“指示”扬长避短,学会了“有理让三分”,学会了综合思维和逆向思维,。。。啊啊,真正感受到“在改造客观世界中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的重要性。

       ——从2008年10月到2009年6月,为黄山风景区北海宾馆,排云楼,狮林红庙“清凉别墅”,西海饭店等四处环境整治和更新改造,我六上黄山,又一次体验着“嬉笑怒骂”和“酸甜苦辣”啊!

                           x                                                           x                                                       x

       参加“国际人类学和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世界大会《族群。聚落和民族建筑》专题会”的筹备工作和会议前后,是延续时间最长,具体事务最杂,涉及方面最多而又政策性最强的一件事。在民族建筑研究会姬旭明秘书长和小郝,小贺,小姜几位共同努力下,在昆明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翟辉,王冬等教授和办公室贺英俊女士大力协助下,这次世界大会规模最大的一个专题会,于2009年7月顺利结束。12月正式出版了《论文集》。各方面反映都很好。作为专题会的主席,也是我作为民族建筑研究会副会长任期内交付的一份答卷。

       当今国内形形色色的学术会议,多如牛毛(我本人一年至少要收到这类邀请函十多份,各类媒体广告还不算。)当然良莠不齐。就是号称所谓“国际”学术研讨会,亦复如此。往往一大串主题,想必是为了保障会议人数;有的列出几位参会名人,院士,以增加会议档次。事实上,这类学术会议“实惠”主要两条:一是参会者发表一篇论文,提高级职称需要有学术论文数量;(在读研究生能否答辩也有类似规定)二是可以借此顺便参观游览。至于是否在相关科研学术上有多大深化和推动,恐怕参会者甚至发起者,主持者至少是“心中没底”。大多数情况是:你讲你的,我讲我的;缺乏讨论,更少争议。况且每人发言时间很少,照本宣科,效果实在有待改进。——此类会议,我实在没有多大积极性参加。常常郁闷,为什么改进不了?啊啊,国情如此啊。发起者,主持者,参会者,他们的考量,他们的苦衷,我多少也能理解,甚至赞同。奇怪不奇怪啊。

       这次昆明专题学术会,一些类似情况也在所难免。我们尽力而为之,尽量组织得好一些。例如:对会议主题覆盖面尽可能“专题”一些,对参会论文预先挑选区别对待;利用晚间组织了两次自愿参加的学术专题讨论;除了开幕式,闭幕式,论文交流会议可以自由参加,使不同目的不同需求的参会者有选择的灵活空间;除了大会提供的参观,我们特地在日程中安排一天到楚雄市“彝人古镇”,结合参观交流部分相关内容。等等。当然我也注意到,少数参会者基本上没有参与“专题学术”;我们这个200人的专题会,这种情况说不正常也好,说正常也无不可。世界大会的领导,还表扬我们专题会,说是会场上聆听交流人数比例最多的专题会哩!

       啊啊,我自己给我们专题会打个分——82分吧。

                            x                                                          x                                                        x

       2009年,农历是已丑年就是牛年,也是我的本命年。它马上就要成为历史了。我也顺顺当当度过了本命年。鲁迅先生说:我倘能生存,我仍需学习。周恩来说: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这都是我的座右铭。紧锣密鼓,我们送走“丑”年。紧锣密鼓,我们马上就要迎来“寅”年啦!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