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宏村,西递录入“世界文化遗产”十周年祭  

2010-11-06 11:2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世纪末,具体说是2000年11月30日,在澳大利亚凯恩斯市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体成员国会议上,西递,宏村作为皖南古村落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考虑时差,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一讯息的:12月1日晚7时许,我正在家里收看cctv的新闻联播,突然播音员张宏民在画面出现:“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啊啊,这10年前的一幕,至今记忆犹新,或许也终身难忘。

       我第一次到宏村,西递,是1980年年初(在拙作《中国传统民居图说。徽州篇》的后记里,有一段描述)。我第一次拍摄它的科研和教学录像片,是1990年年初。当年,黄山风景区被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此时,宏村,西递业已谋划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我和许多关心和参与申报的人士一样,虽然觉得宏村和西递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当之无愧,但是竞争激烈,鹿死谁手?担心的原因主要是两点:第一,黄山市已经获得了黄山风景区“双遗产”,黟县的宏村,西递属于黄山市,就在黄山风景区旁边;一个地方同时存在两个世界遗产,恐怕争议不小,这影响不影响它入选?第二,竞争的主要对手是知名度高,旅游开发得早,又是财大气粗申报经费充足的江苏周庄。而当时处于欠发达山区的宏村,西递,知名度虽然急速升温,毕竟不如周庄;对其“申遗”产生悬念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申遗”能否成功,关键还是自身的品位和档次。2000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审专家,日本大河直躬教授到现场考察,他评价说:“宏村独特的地方首先是沿湖周围风景非常美,是中国典型的城镇景观,可以说,宏村是举世无双的小城镇水街景观。”同年6月28日该组织在法国巴黎召开第24届主席团会议,审查“申遗”文件,评议申报项目。其结论是:“中国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是人类古老文明的见证,是传统特色建筑的典型作品,是人与自然结合的光辉典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席团这一结论,对西递和宏村的评价是相当之高的,是非常精闢和准确的,当然也是实事求是的。这一审查结论,为2000年11月30日的该组织全体成员国大会顺利通过以“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为名的“申遗”,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事后,有人问我:为什么在西递,宏村之前还加了一个“皖南古村落”,好不好啊。我认为加得好:第一,从近处说,中国国内有学者始终不以“徽州民居”而以“皖南民居”来包容这一地区的传统民居。“皖南民居”显然没有把新中国成立后划归江西省管辖的,原属安徽省徽州府的非常正宗的婺源县传统民居包括在内。对此,我本人始终认为不妥当的。但是现在的国情就是学术往往受制于行政权力。此类国内学术争论也好,行政扯皮也好,没有必要搞到联合国去。宏村,西递“申遗”成功了,是中国国家,是全体中国人的喜事。更何况:第二,从长远看,这一地区还有可能另有特色的传统村落应该纳入世界遗产名录;单独申报几乎不可能了,而作为“皖南古民居”的“延伸项目”申报,还是很有希望的。

宏村,西递录入“世界文化遗产”十周年祭 - 单德启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在通过宏村,西递“申遗”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体成员国大会上,有关这一名录的一段文字,我认为非常值得重视:“西递和宏村是在封建时期建造的,体现了当时繁荣商业经济的典型村落。在安徽南部这两个村庄的建筑及街道布局上体现了中国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社会,经济的发展情况。在上个世纪已大面积消失的中国传统的非城镇生活,在西递和宏村这两个小村落中得以完好保护。它们的街道布局,建筑和装饰,整体房屋及上下水系统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以为这一段文字,明确指出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地宏村和西递的核心价值:

       ——《一》,西递和宏村的街巷布局和建筑,体现了中国封建时期商业繁荣以后,“中国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社会和经济的发展状况,”具有典型意义;这指的是西递,宏村聚落的历史价值;                

       ——《二》,“在上个世纪已大面积消失的中国传统的非城镇生活,在西递和宏村这两个小村落中得以完好保护。”这里的“非城镇生活”,其实就是“乡村的乡土田园生活”。中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快速城市化,产业的现代化转型,大量农民进入城镇务工,经商,跑运输,以及方兴未艾的圈地征地,拆村并村,使得大批传统村落消失或成为“空心村”;很多地方尤其是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农村乡土田园风光不再。因而仍然完好保护这种“非城镇生活”的西递,宏村,理所当然具有越来越大的传统价值。

       ——《三》,西递和宏村的“街道布局,建筑和装饰,整体房屋及上下水系都是独一无二的。”这里讲的是村落的“器”,即传统家庭生活,邻里交往,乃至理想,情趣等精神生活的物质支撑和物质载体。“器以载道”,“道器相生”,在西递和宏村,这些物质载体和人的功能需要,是那么协调,和自然环境是那么和谐,当然是“独一无二”了。。。。。。

       几天以后,即2010年11月13日,有关当局在宏村,西递,隆重纪念“申遗”成功十周年。躬逢其盛,我也在被邀请之列。此时,似乎应该说或写点什么,当然,更应该就此主题思考点什么啊!                                    (2010年11月6—8日于清华蓝旗营内)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