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纪念敬爱的汪国瑜先生  

2010-01-23 00:5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笑风生的汪国瑜先生

       2009年10月1日,共和国大庆,啊啊,也是我们敬爱的老师汪国瑜先生90大寿。事先和王路,王丽方我们商量,汪先生年事已高,加上最近老先生身体又不大好,不能像20年前那样我们请他和师母赵为钊先生出来,找个餐厅包间热闹一下了;我们只能登门祝贺,而且分散前去为好。于是,我和法老师10月3日上午去了“半窗斋”(汪先生自己命名的),恭恭敬敬地为他老人家拜寿。

       实际上,我们已经知道汪先生病得不轻了,咯血,疑似肺癌,但瞒着他,只是说检查出急性肺炎。汪先生见到我们非常高兴,谈笑风生,不像是重病在身。他请赵先生取出一本刚刚编印出来的《半窗墨迹》书法画册赠送给我们,并申明不是出版物,仅仅印制少量赠送给亲朋好友。我们接过来连声道谢;我翻看了一下,画册里选编了76幅墨迹,篆,隶,行,草兼有,况且每幅都极见功力。画册末页写道:“谨酌选老父部分书作汇印成集    恭祝家父九旬华诞”落款是“又绚,又红,杨铸,又蓝,张群    暨思驰,天妮”。原来是三个女儿和两个女婿筹划的,我看到这里,汪先生显然特别高兴;接着,他说了一句:“现在已经写不动,也写不好了。”我看到他眼神里掠过一丝阴影,转瞬即逝。当然,我们马上转了话题。我和法老师待了一个多小时,汪先生始终兴奋,也很少谈病。担心他劳累,我们告辞了,虽然汪先生一再让我们多坐一会儿。

      这是我见汪国瑜先生最后一面的情景。

 

      师母口中的汪国瑜先生

      汪国瑜先生病重住院了,我很快从学院办公室那里知道了,那是2009年12月初。北京今年冬天异乎寻常的寒冷,当一个一个亲友不好的消息传来时,我总不由自主想到汪先生,祈望他闯过这个冬天。

      记不准哪一天了,风停了,阳光出来了,不那么寒冷。上午十点左右,我到我们蓝旗营小区门外的超市购物,竟然迎面碰到师母赵为钊先生。怎么不在医院呢?汪先生怎么了?。。。赵先生大概也看出我的狐疑,干脆停步在超市门边和我聊了半个多小时,我从她这里知道了一些准确的情况。汪先生住院很费周折,(可见北京重病人数之多,)终于住进海淀医院重危病房;现在双肺已不能正常呼吸了,离不开呼吸机;儿女们分三组24小时值班。为了让年近九旬的赵先生保重身体,她还是每天回家多多休息。

       赵先生看来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了,非常深情又非常理性,非常尊重汪先生又非常通情达理。这使我敬佩有加,也放心不少。

       接着,赵先生说:汪国瑜应该知足了,他也确实知足了。真的,他的口碑好,人缘也好;又做了那么多事。老汪也是高寿了,三个孩子(汪先生赵先生他们没有儿子,有三位女公子:又绚,又红,又蓝。)他也很放心,也都有了好的工作,都是高级职称。这最后嘛,他也很高兴,他所期望的书法作品画集也出了,。。。在这半个多小时里,几乎都是赵先生不紧不慢地向我倾诉。我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和赵先生告别的。只知道当时我的思绪很乱,是悲痛,是欣慰,是敬仰,是钦佩。。。

 

       “生平”载写的汪国瑜先生

       2010年1月11日,是个星期一,上午九时许我刚到建筑学院就在走廊里碰到朱文一院长,他面容凝重地向我走来说:“汪国瑜先生刚刚过世了,八点半。”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问他:“怎么安排还没有定吧?我希望早点知道,黄山风景区的领导要派代表来,(早几天他们就知道汪先生病危,),我好通知他们。”“好的,中午我们要和家属商量。”

       我差不多是在第一时间知道汪国瑜先生走了的。尽管我早有思想准备,但到这时刻也有些茫然失措。走到工作室坐下后还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毕竟我敬爱的老师真的去世了。忽然看到桌上公文袋,啊啊,该赶紧写“悼词”了。原来几天前,学院党委书记边兰春就要我做这件事,告诉我汪先生已昏迷了。当天,我就拿到了相关资料,就是这个公文袋。一连好几天,我怎么也下不了手写啊!汪先生毕竟还没走嘛。。。过了一会儿,建筑系系办的小刘推门进来,说中午边老师要来拿“悼词”,你来得及写出来吗?怎么来不及啊,“悼词”都在我心里了。(下面是文字稿的摘要:)

       “汪国瑜先生,1919年10月1日出生,重庆市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1945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工学院建筑系,获学士学位;1947年7月由沈阳东北大学工学院建筑系推荐来清华大学建筑系任教。。。曾协助梁思成先生为清华建筑系的初创作出重要的贡献,是我们德高望重的良师。在建筑教育思想,建筑设计与理论研究以及大型公共建筑和民族建筑的创作实践上都具有很深的造诣,是我国著名的老一辈建筑教育家和建筑学家。(待续)

 

       “生平”载写的汪国瑜先生(续)

       “汪国瑜先生生前一贯坚持教学,学术研究与工程实践紧密结合,完成了大量具有影响力的设计创作精品。建国初期就参与完成了代表国家象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设计,北京西北郊新市区规划设计——即著名的“梁陈方案”,他主持完成的杭州“华侨饭店”方案获设计竟赛第一名,参与完成的国庆献礼工程——“中国美术舘”方案设计为项目建设实施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他主持设计的清华大学学生宿舍1至4号楼,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并与清华大学校园风格和谐统一,建成后在各界引起积极反响。上世纪80年代初,他创作设计的黄山“云谷山庄”宾馆,将现代旅游建筑与地方建筑风格有机统一,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探索传统建筑现代化和风景旅游建筑的精品,其创新思维开风气之先。“云谷山庄”建成后获“中国建筑学会创作奖”,国家旅游总局“环境和艺术”金奖。“云谷山庄”工程结合了两届学生毕业设计,促进了教学,培育了人才。汪先生生前多次告诫学生:建筑学是一门实践科学,任何设计理论都要靠盖出房子,创出精品来检验。

       “汪国瑜先生教书育人数十年如一日,谆谆善诱,待人亲切,诲人不倦。他以自己非常深厚的人文素养和艺术功力来示范学生;他于(上世纪)60年代编写的《建筑画表现方法》是我国最早的也是最具影响力的全国专业教材之一。他独到的炭笔粉彩建筑画以及汇篆,隶,行,草于一身的书法,影响了清华几代建筑学子。无论是师从的研究生,进修教师,还是聆听讲课,目击示范的本科生,无不多年难忘,终身受益。

       “ 汪国瑜先生毕生热爱祖国,为人民的教育事业鞠躬尽瘁。他的为人,治学,他有形的作品和无形的情操,是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财富。。 。”

 

       长眠花丛的汪国瑜先生

      2010年1月15日上午11点八 宝 山公墓兰厅,庄严肃穆,汪国瑜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隆重举行。告别厅外,汪先生的亲朋好友,同事学生,数以百计,冒着严寒,等待着最后看一眼,祈望他一路走好。告别厅内,摆满了花圈花篮,乃至门外。

       我们从清华来的,10点由停车场出发的。老先生来了不少:朱自暄,吴焕加,关肇邺,刘鸿宾,刘小石,李道增,王煒玉,赵炳时 ,林爱梅,林贤光,孔令彰,薛恩纶,陈宝荣,常友石,卢连生,等等,这些位都是我们的老师辈了,起码也是我们师兄,师姐啊。从学校外面来的,多数是校友:两院院士,原建设部副部长周干峙,人大环境委副主任叶如棠,工程院士马国馨。汪先生的研究生(其中李维信是从深圳赶过来的),本科生。也有一些外单位的,比如我熟悉的北京大学教授谢凝高;黄山风景区规划处的苏五九处长也是昨天赶来的.。

       哀乐声中,我和黄山苏处长,法老师一起。缓缓走进告别厅,三鞠躬后,沿着灵柩,看到汪国瑜先生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他还是那么慈祥,还是那么和蔼可亲,他象是沉沉地睡着了。只不过,再也不会醒过来了!想到这里真的抑制不住悲痛了。。。

 

       我能读懂的汪国瑜先生

       写纪念文字,我以为最主要的还不在于抒发感情,而在于借机总结被纪念的人对自己修身养性,从业治学,为人处世的教化和启迪。“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汪国瑜先生长我十八九岁,也是我在大学里接触最多,受益最多的老师。我在汪先生逝去的这几天,想的最多的就是:汪先生好啊,但我读懂他老人家了吗?所以,这篇文字最最难写的就是这一段,最最值得写的,也是这一段。

       汪国瑜先生非常注重修身养性。“天高云淡”,“气静心和”,“迁想妙得”,他的这三个警句,我想已概括了他修身养性的真谛。我常常思考,人们往往抱怨什么没有机缘,往往怪罪环境和客观条件,从而忽视自己的主观努力,特别是忽视自己的道德,情操,气节。“厚德载物”,“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发展”这一以贯之的清华校训,就是像汪国瑜教授这样的老师们身体力行地诠释并薪火相传的。

       汪国瑜先生非常务实。他从不作惊人之举,也从不语惊四座;他不像半瓶烈酒或半瓶醋,而像一杯隽永的清茶。我不止一次地听他说:“建筑学是一门实践科学,任何设计理论都要靠盖出房子,创出精品来检验。”多么朴素的道理,又多么深邃的思想啊。30多年前关系我的一个抉择至今我感触很深。原来刚刚改革开放,又刚刚恢复建筑系招生,我毕业工作也10年了;当时我面临一个选择:是和汪先生一起到黄山“盖房子”(“云谷山庄”)还是和一些老师调查我国驻外使馆为外交部抉择咨询?听从了汪先生,尽管后来好几年为黄山事熬出了白发也无怨无悔。虽然出国转转颇有诱惑力。一个教学生建筑设计的,自己从来没有盖过房子,至少是个重大缺陷。(待续)

 

       我能读懂的汪国瑜先生(续)

       汪国瑜先生非常注重中国传统文化。多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人打开了眼界;在吸收国外先进经验和优秀文化的同时,往往也有不少吃过几片洋面包的“精英”们以糟蹋中国传统文明为卖点;他们“数典忘祖”,继而“言必称希腊”;从而赚取纳税人的大把纹银,或者从“选美”台上拿到一个名次。我想,如果我们读懂了汪国瑜,思考一下他是如何在建筑领域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绝对不会围观这些“精英”的,更莫谈成为他们的“粉丝”了。

       仅以黄山“云谷山庄”为例,当年汪先生在设计创作时,现场绘制了大量具有国画意味的炭笔构思草图。后来汪先生总结说“建筑绘画者,以绘画形式表现建筑也。建筑为目的,绘画为手段,营势而赋形,图形而取神,求神而达意,意到而笔随。二者相辅相成,巧思妙用,务使绘画为建筑完美增色,应为建筑绘画之要旨。”“云谷山庄”是位于风景区里的一座景观建筑,又是观景建筑。汪先生对此的理念,真是精闢之至。请看,他在《悟景》中是这样说的:“景以情和,情以景生。   栽花移石,叠山理水,设墙落影,步窗透月,借盆养植,是为造景。曲径通幽,危石通路,柳梢飞檐,红杏出墙,是谓导景。安亭落桥,题额联楹,蕉影横窗,篁荫掩石,是为点景。楼外楼,收近郊山色;山外山,招远寺浮屠;是谓借景。”。。。我想 :没有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没有实实在在创造建筑精品的务实精神,是很难写出这些文字来的。

 

       汪国瑜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了。但是,也可以说  ,因为他有形的成果和无形的教诲仍然和我们在一起,他也没有离开我们。按照伟人的说法,汪先生是一位普通的人,也是一位高尚的人,一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而我更认为,正因为他是一位真正的“普通人”,生活在千千万万普通人的中间,所以他也是一位永恒的人。

                                                                                      2010年1月22——24日/写于清华蓝旗营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