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江阴纪行  

2009-10-10 23:3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次民居研究会元老们的聚会

       2009年9月15日至19日,我和法教授应邀参加了在江苏省江阴市举办的“中国传统建筑园林的传承与发展研讨会”。这次研讨会是由江阴市园林旅游管理局和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民居专业学术委员会联合主办的。

       之前,就有江阴的同志电话询问我何时到达;由于我七,八月份几乎都在外地跑,没有接到“邀请函”,正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接到业祖润教授电话。接着,会议主要筹划人,江西省南昌市的黄浩先生来电,这才闹清楚。原来,去年十一月广州民居年会,民居研究领域“老一辈”退出了第一线,年富力强的中青年专家学者挑起大梁;元老们总想找个机会来次大聚会。终于,选择在江阴。

       这一次,确实是一次少有的元老们这么齐整到会的。计有:北京的王其明,孙大章,(他们二位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参加了我国第一部民居专著《浙江民居》的调查和编写)业祖润,李先逵;天津的黄为隽,魏浥礼,张月娥;广州的陆元鼎,(陆先生是民居研究会的创始人)魏彦钧;昆明的朱良文;武汉的高介华;南京的郑光复,刘叙杰;(刘先生是我国建筑史学先驱者,老前辈刘敦祯先生的大公子,他也七十九岁了。)乌鲁木齐的陈震东;桂林的李长杰;太原的颜纪臣;厦门的丁俊清;福州的黄汉民;济南的张润武;以及南昌的黄浩,吴景柏。等等。

       仅仅看一下这份与会者的名单,我们就感到来到江阴是不虚此行了。机会难得啊!这么多的老朋友难得一聚。

       二,“富了,还要不要历史文化?”

       到了江阴,我才了解到“元老”们为什么把聚会地点选在江阴。苏,锡,常地区是我们国家现代化建设和经济发展的带头羊之一,是率先致富的地方;仅全国百强县中名列前茅的,这里比比皆是。“富了,还要不要历史文化?”这是我们这些老人们最最关心,也是最最揪心的问题。

       在江阴的几天,我不由得多次联想到我们一些城市“杀鸡取卵”的现象,想到一些当权者为了急于出“政绩”,吃祖宗的饭砸子孙的饭碗。不少地方没有本事没有意识“科学发展”,没有真正把经济发展起来,就一靠圈地卖地二靠银行贷款。头一轮遭殃的是郊区农田和老城老房子。这类现象全国还少吗?!

       我们在江阴几天是半天开会半天参观。出乎我意料,富了的江阴居然更加珍贵自己的历史文化了。江阴历史上文化名人非常之多,以知名度来说,如地理学家也是大旅游家的徐霞客,如文化名人刘天华刘半农三兄弟,如文学家冰心,如佛教高僧巨赞法师,如电影明星上官云珠,等等;江阴专门设置了一个“名人舘”,首批入选的代代名士就有243位。江阴这地方历史上还发生不少著名事件:因为它地处长江入海地带,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最近
电视热播的“江阴要塞”描写解放战争大军渡江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明,清时代江南学政衙门在江阴,这里是当时学子门“高考”的圣地。还有,近代江阴实业家兴办纺织厂“日出万匹,远销南洋”。。。所有这些,不仅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存,弘扬,宣传,出版;而且,大凡有遗迹遗址遗存的实地实物,一概加以保存。

       短短几天,我们目不暇顾地参观了徐霞客故居,刘天华故居,上官云珠故居,巨赞故居;江阴炮台,学政府衙遗址,纺织厂老厂房;以及明清一条街,望江楼,中山公园,“徐(霞客)博园”。

       啊啊,江阴人真的富了,他们不仅钱包鼓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精神富了,文化富了。江阴人努力打造了一个初步富裕的物质“硬件”,同时,更精心打造了一个有思想境界,尊重历史文化从而发展和超越历史的非物质“软件”,这是真正的,完整的,科学的,和谐的,可持续的现代化啊!

       三,非常可贵的现代化城市建设理念

       “传承文明,昂扬志气,启迪后人”,“地以人贵,人以地传”,这些理念是江阴历史和现实实践经验的总结,是认知的提升。从我们短短几天的观察和思考,感觉到已渐成他们上上下下的共识,形成了风气。

       在研讨会上,江阴市主管园林,旅游的唐震球局长介绍城市建设时,表明他们一直致力于将园林旅游与传统的历史文化传承有机结合:“护其貌,显其神,铸其魂,扬其韵”。在江阴参观过程中,我不断冀图寻找他们是怎么“护”,怎么“显”,怎么“铸”,怎么“扬”的?因为,我认为这几个字是连接传统与时尚,连接历史与现代,连接文化与市场的关键。试举我觉得值得介绍的几例:

        其一,位于城市中心的刘天华刘半农故居,是一座占地不大但非常精致典雅的一层民居,坡屋顶,白粉墙,小青瓦,很耐看,又是名人故居。它连同一小片绿地象一个孤岛点缀在周边高楼大厦之间。原来,它还引起过一场激烈的争论:城市规划从全局考虑一条主干道建设要经过刘宅,它需要搬迁异地保护;反对者却认为要保护就应该在原地,这是一个历史见证。结果,刘天华故居留在原地,道路却拐了个弯。------我曾在一篇论文中称,这是历史的碎片包容在现代城市的整体之中。这有争论,但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两全之策,也是一种创意。

       其二,学政府衙只存有遗址残迹,占地很大也在城市中心,刘天华故居附近。江阴人保留了它,恢复了入口大门,丰富了绿化,设置了若干历史上著名的学政考官的雕像,重新整合为“中山公园”的开放的市民公园。在入口的场地一侧,创作了一组群雕,再现当年“高考”发榜的场景,相当有戏剧性。这组群雕既是学政府衙的烘托和前导,又是宣扬江阴历史文脉,丰富城市公共空间的城市雕塑,实在是一举多得。

       其三,位于城郊徐霞客大道的徐霞客故居,也是一座不大的民间住宅。徐霞客是江阴最著名的名士,旅游又是当今热点,理应在江阴大作文章,打造城市名片。精明的江阴人在其故居附近舍得拿出一片土地,(要知道在苏南土地是多么金贵。)建设“徐(霞客)博馆”。该馆不仅有展现这位名士的生平事迹,还设有全面介绍世界各国旅游和旅游发展史的图片和实物,其眼界和雄心令人赞叹。。。(以上可参看本博客相关相册。)

       城市从来就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有机体,任何“一概不动”,或者“推到重来”都是愚蠢的“痴人说梦”。城市是不断生长的,不是生造的。我认为这是一条“底线”。江阴的经验,从正面做了很有说服力的佐证。

       四,常熟走马看花

       我们挤出半天就近去了常熟市。常熟和江阴是邻居,常熟属于苏州市,江阴属于无锡市,两个城市同居百强县之冠。常熟老城保护,建设的也非常之好;老城在著名的虞山东侧,“山在城中,城在山中”。老城始终控制着层高,没有高层建筑;老城始终保存了原有的城市结构,几乎没有大拆大建;老城基本上是传统风貌,抢眼的不是我们通常号称为“标志性建筑”,或者被领导人津津乐道为“现代化建筑”,“国际化建筑”的政绩工程;而是整修保护的民居建筑。作为一座进入现代历史进程的老城古城,不可能没有新建筑,问题是新建筑在老城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老城主干道紧靠虞山一侧就新建了一座图书馆,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它既现代又传统,既有标志性又相当低调,既是现代化建筑,又“本土化”了。啊啊,原来是我们学院年轻一代宋晔浩教授创作的获奖项目。

       若干年前我的学生芮文宣在常熟挂职市长助理期间,我来过这里;现在的常熟,应该说是更“常熟”了!当天中午,常熟市长在欢迎我们的饭局上,言简意赅地一语道出了他们城市发展和城市建设的大政方针:“跳出老城建新城,建好新城带老城。”常熟市长这句既通俗又深邃的十四个字,让我体味良久。遗憾的是,我们在常熟的时间太短,我相信,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东西来不及得到了。

       在常熟的参观,印象最深的是翁同龢故居。他是清代“两朝帝师”,“状元宰相”。故居又名为“彩衣堂”;那洋溢着浓郁文化气息的厅堂小院,那图案极为经典的窗棂隔扇,那层次非常丰富的内外空间,那十分讲究的家具陈设,那精心培植的藤萝花卉。。。使我真的流连忘返。还值得一提的是“彩衣堂”的周边环境:幽静的小巷,邻近的博物馆和民居,入口的小牌坊,传统民居的精品啊!(参见本博客相册有关图片。)

       五,结束了的聚会花絮和没有结束的片思断想

       江阴的研讨会是我参加的许多学术会议之中,感到收获最多也是最开心的会议之一。原因之一就在于它选择的主题与选择的地点相当吻合,会议的安排也宽松;与会者有交流,有思索的空间,有感情的融合。

       与会者有不少我的师兄师姐师弟师妹,聊几句家常,开几句玩笑,对做学问和做学问的人也好处多多。

       王其明教授是我们清华的大师姐,这次我又提起了十五年前在开封市见面的情景。那天晚上我赶到开封刚刚歇息,服务员敲门,“单先生吗?”“是的。我在。”我赶忙起身,“有位教授来看望您。”打开门,啊啊,折杀我也!原来是大师姐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外,“你这个鬼东西,竟敢冒充单先生!”我我,是单。。。啊。哈哈,原来她把我当成故宫博物院的单士元老前辈了。事后单士元先生知道这个小插曲也哈哈大笑:“你(指王其明)也可以看看小单先生嘛!”单士元先生过世了,要不然这类学术会我还要注意哩。这次在江阴,看到王师姐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唏嘘不已啊。相比好几位年长者,我们只是小老人。老法和业祖润教授她们几位,还被戏称为四大美女。

       由于都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大家又是老朋友,讲话,交往就没什么包装和掩饰。例如,最后一天安排参观华西村,陆元鼎等好几位先生就没去。在华西村,我们被引进大礼堂,听了从头到尾只讲他们的吴老书记语录和功绩,看到会场四周挂满参观者的赞美诗,啊啊。。。我也无语,多元社会嘛,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的。走出会场,好几位教授干脆就在门外聊天。我是第一次来,开了眼界,原来华西版的“世界第一村”如此。

       中国啊,您的“硬件”在付出难以计算的代价后,或许可以很快搞上去;但是,您的“软件”恐怕还要经历多少代人的苦苦奋斗啊!

                                                                  2009年10月8----10日写于国庆,中秋双节之后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