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天”“人”岂能不“合一”!  

2009-12-17 01:3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十月三十日起,然后十一月九日,十二日,北京突然接连下了两场大雪一场中雪;提前两个月进入“三九”天;而且,与往年相比,则是比“三九”还“三九”。记得多年以来,北京的“三九”,最冷不过零下二,三度;而现在气温突然下降到零下五,六度。看看全国别的地方,石家庄,哈尔滨,南京,重庆,长沙。。。先后都出现类似的天气不正常。老天怎么啦!

       “ 外”不“适”,“内”不“和”。我感受到了。记得十月二十四——二十五日在重庆开会,后来接着到合肥,还只穿件毛衣;年轻人还有穿单衣的。二十八日回到北京,二十九日北京突然降温,下雪。我也突然闹肚子,不断地呕吐;折腾了三天。没有求医,没有吃药。一采取“饥饿疗法”,只喝水,不进食,清空肠胃;二采取“睡眠疗法”(我或名之“只卧疗法”),只睡觉,不干事,保存体力。我知道,这种呕吐,是我体能不适应外界气候的突然变化。打针吃药或许更坏。果不其然,慢慢缓解了。当然,我付出了健康的代价;慢慢找补吧。

        本来,“三九”“三伏”天,是老,弱,病,残“过筛子”的时候,何况,今年的现在老天爷如此折腾。可不是吗?近一个多月来,远的不说,我熟悉的亲朋好友一个一个的“走人”:

        ——十一月十二日,师兄郑光复教授在南京突然去世。那两天是南京剧烈降温的日子。不久前,我们在江阴市开会,郑师兄谈笑风生,十分活跃,没有任何身体欠佳的迹象。呜呼!

        ——这之前,我们在清华团委会共事的师弟水利系的李键去世。

        ——也是在这之前,我们的老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车世光先生去世。

        ——十一月,法老师的同乡同学柳元书先生去世。

         ——十一月下旬在和王小斌等聚会时,打电话给吴献民老总,想问候一下他夫人小林的病情,小林正在治病休养。不料,传来了小林母亲刚刚去世的消息。众皆默然。

        ——十二月九日,师兄程华昭教授因突发急性胰腺炎在合肥去世。程师兄也是一位洒脱的老人。左思右想,他不应该如此早早离开这个世界。

        —— 十二月二日,法家堂大嫂在南京去世。

        ——十二月十四日,也就是昨天,我们的老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规划系杨秋华教授去世。享年八十二岁。在我们老师这一辈,杨先生不算年纪大的,只是腰有慢疾。也没有能过今年这一关。(2009,12,11,)

                                  x                                                    x                                                    x

        这篇日志一周前没有写完,不好意思,对不起博友,其实也对不起自己。我说“冬眠”了,哪里“眠”得了?一是事情还是很多;二是象气候一样,我的思绪也紊乱得很。先说事情多:周二,芜湖工程硕士班的同学们到清华来上课,虽说不是我的课,但总有些事要张罗;后来芜湖院的周晓院长,张皖湘书记也来了;芜湖建筑设计院改制,隶属铁道部武汉大桥总公司,是一个新的平台,非常好,但未来怎么合作。接着,甘肃省白银市设计院的马志同院长他们也来了,马总是我们校友,这次通过我和我们清华设计院的刘玉龙院长,姚红梅所长挂钩合作。还有,清华学生会成立90周年的活动,《民居》书稿的全部图片定稿;“三河”方案修改;等等。以及时不时的各种电话。啊啊,怎么“冬眠”啊。再说思绪乱:人是感情的动物,面对刺激你神经的“悲欢离合”,总是难以平静。就像这篇日志的主题,这段日子隔三差五的噩耗。。。

        ——昨天,芜湖传来消息:芜湖中医学院党委书记,原芜湖建委主任钱发荣突然去世。钱发荣是老朋友了;他应该是“50后”。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他也搭上今年冬天“走人”的车。

        —— 今天清晨8:30,去校医院“告别厅”向杨秋华先生遗体告别。杨先生是规划系的,没有直接给我上过课;但是她丈夫胡允敬教授教过我们,胡先生在我刚入学时是建筑设计教研室主任。胡,杨二位教授待人和蔼可亲,尤其对学生,谆谆善诱,教学非常认真。他们二老身体都不好,早早就退休了。记得20年前我在学院管事,张罗着帮助他们特别申请安装了住宅电话(那时私人电话没普及,学校里只是领导才有),后来杨先生见到我就提起这件事。如今二老先后都去世了。今天清晨特别冷,0下9度;和心情一样。(2009,12,20,)   12,                       x                                                       x                                                      x

       这篇日志写到今天,似乎还没有切入正题:“天”“人”岂能不“合一”?

       变化无常的恶劣的气候,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臭氧层异常,超量的碳排放。。。哥本哈根大会上穷国和富国的博弈,人大,政协上对三峡工程的争议,“和谐”一词的频频提出,科学发展观的大力宣传,等等,真的,涉及到地球上的每一个成员。事实上,人类自己在毁灭自己!而首先缩短了自己生命的,是人类之中的弱者:穷人,病人,老人。

        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物质生活的丰富提高,是不是使人类(实际上是引领人类的“精英”)的欲望膨胀到贪婪的阶段;人类是无所不能吗?人类对自然的索取可以毫无止境吗?恩格斯在一百多年前就警告:人类如果毫无节制地向大自然索取,将会受到自然加倍地报复。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似乎有一个应对的办法,就是“精英”国家和“精英”阶层提出的:你们需要节制,我们照常贪婪。就连我们同胞之中的率先“未富先奢”的致富“精英”,和他们话语权的代表人,不是也在胡说什么房地产不是为穷人的吗?于是有豪宅的富人公然违章占地继续他的贪婪,“我有钞票我怕谁?”那么,“执政为民”的政治“精英”们呢?“穷人”们当然郁闷:为什么一些“可作为”的事“不作为”呢?比如说征收“高消费税”。

                            x                                                       x                                                    x

       ***特别申明:我的这篇日志发表后,承蒙朋友们关心,深表感谢。只是其中个别消息有误(现在文内已改正),是我本人没有认真核对所致。谨在此检讨,并向有关朋友表示道歉。单德启2009/12/29.

 

  评论这张
 
阅读(252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