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悼念师兄程华昭教授  

2009-12-13 01:0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匆匆赶到工作室,只想着赶紧结束《民居》书稿。“十二月十日”,是我答应建工出版社交稿的最后期限。坐下来, 想把手机静音;不意,一条“程华昭”短信跳入我的眼里。师兄是不大给我发短信的,多通过座机给我家或我的办公室座机和我通话。现在来短信,是否有重要的事不方便电话里讲。一看内容,惊呆了:

       “单老师,我爸爸程华昭已于十二月九日下午四点半去世。程铁”。。。。。。

       多半天,我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不会有人开这样的玩笑。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合肥的熟人了解情况。好不容易拨通了安徽建筑工程学院刘仁义教授的手机,通了话,得到证实。师兄是八日下午在舒城县开会,急性胰腺炎突发,舒城医院抢救不成,然后合肥医院再抢救,终于未果。。。我请刘教授代为办一花圈之后,当即给程铁发了唁电:

       “我们沉痛悼念程师兄华昭先生仙逝。谨向师嫂及你们全家致以亲切慰问。盼节哀,保重。 单德启,法东隽 09/12/10”

       后来,我又和芜湖建筑设计院的刘华星前院长通了电话。今年头好几个月,我和程华昭,刘华星,还有赵炳时几位先生共同完成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芜湖工程硕士班”的规划和建筑设计课的教学。那些日子,差不多隔一,两周的周末,就在芜湖设计院和三十多位年轻的建筑师在一起。这是我和师兄交往最密切的一段时光。昨天晚上,法老师提醒我和在清华的师兄同班同学联系一下,看他们是否也得到消息了。于是,我又给郑光中,凤存荣师兄师姐打电话。。。这是昨天(十二月十日)的事。

                                     x                                                    x                                                 x

       师兄程华昭长我一级,1953年入学,59年清华建筑系毕业。安徽安庆人,祖籍是徽州黄墩;黄墩可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古聚落,黄墩的程氏家族也是非常有名的望族。可惜,古老的黄墩荡然无存!毎毎谈及黄墩,师兄痛心疾首。记得师兄说过,他曾不止一次给地方领导提过意见和建议,没有一点用处!师兄毕业后经过几番折腾,改革开放以后才调回安徽合肥,后来在合肥规划局总工程师的位置上干到退休。相信早些年合肥作为园林城市扬名全国,师兄功不可没。直到现在,师兄对某些长官动辄大拆大建,胡乱干预城市规划,“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恶劣行为,非常气愤。有什么办法啊,“权”大于“法”;“潜规则”不理睬“科学发展”!

       今天,在刘涛的协助下,终于把“民居”的文字稿发出去了。正好,刘涛晚上出发,明天赶到合肥。我们和安徽建工学院合作,承当了肥西县“三河”古镇新区一个关键节点的规划设计。刘涛藉机代表我们去吊唁师兄。

       晚上,刘华星电话告诉我,他和芜湖院的周晓院长,张颌副院长已到过合肥,专程去吊唁了师兄。据说舒城的医院,合肥的医院在接受抢救师兄时查不出病因,实际上是生生给耽误了!。。。我真的无语。这世道啊,这职业操守啊。师兄一向活泼开朗,也没有隐疾,奈何如此!

       说起三河镇,回忆起最近的两次合肥之行。巧的很,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这两次都和师兄在一起。原来三河镇和师兄渊源很深。三河是清代末年军机大臣,淮军首领,安徽合肥人李鸿章屯兵屯粮的地方,就在巢湖边上。作为合肥规划局的老总,师兄早就给予三河多次指导;三河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河边档次和规模都相当之大的楼阁就是师兄的杰作。七月昆明的民族建筑国际论坛上,师兄还专题介绍了三河的民族建筑。前些年,我们的老师李道增院士来合肥寻根(李道增先生是李鸿章的侄孙),也是师兄陪同前来的。三河又是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先生的故里,不久前杨先生还携夫人翁虹女士来寻找他孩提时期的记忆。但是,三河我还真是第一次来。师兄再忙,他是一定要陪同来的。

       第一次到三河是十月二十六日,我和法老师一早从重庆直飞南京,三河镇党委的老曹同志接我们,赶到三河午餐。午后,师兄就从合肥赶过来了。同来的有刘仁义,金乃玲,刘涛,还有合肥院冯院长。一行人由三河刘波书记等陪同,镇内老街,镇外环境走了一圈。古镇真是名不虚传,尤其是三河的几条老街,保存保护得相当原生态。但是一些新搞的(有的还正在施工)却非常非常不敢恭维。师兄在整个过程中很低调,不多说话。刘波书记刚刚由合肥调过来,或许师兄不熟悉;后来我发现另有隐情。不过我始终相信:师兄多年接触基层,情况熟悉,深知水下的“潜规则”。这也是我主动邀请他和我一起来的原因。

       第二次是将近一个月以后,十一月二十一日安徽省建设厅在合肥召开黄山西海饭店改造设计的评审会。虽然当时我的状态很不好,但评审我们的方案,评委之中有国家风景名胜区协会的林源祥教授,有非常熟悉黄山情况的省建设厅陈素伟老厅长,有芜湖院的刘华星老院长,显然我不能不去。(之前我已推掉了长沙,吉林,桂林的多次出差)正好,刘涛他们作了几个三河项目的构思草图要向刘波书记他们汇报。于是我咬咬牙在不该出差的情况下,终于又去了合肥,三河。二十二日西海评审会顺利结束后,我和刘涛,刘仁义二十三日就到三河。师兄没来,实际是有推不掉的其他事;我们改在次日上午汇报,等师兄参加。果然不出我所料,在这次会上,师兄一反常态,当着三河镇许多领导的面,也当着我们的面,非常激动地提到,哪件事你们违背规划设计擅自作主,哪件事你们不听意见和建议,等等。还是刘波书记打了圆场。啊啊,师兄这一招绝非发发脾气,我心里明白,师兄尽力在为我作“清道夫”。在下午我们告别三河返回的路上,师兄沉默寡言,只对我讲了一句话:“单老师,我就担心他们还要打着你的牌子啊!”我立马回答:“师兄啊,我心里明白。”

       这,就是我和师兄最后的一次见面。这,就是我和师兄最后的一段对话!

                                     x                                                   x                                                 x

       今天下午,民族建筑研究会的姬旭明秘书长和我通电话时,我就便告诉她师兄去世的消息;彼此唏嘘不已。

       想起七月下旬的昆明专题会,已经排好了交流发言的名单;恰恰这个时候,师兄的老伴摔伤了腿,打了石膏卧床养伤。我们想师兄一定不会来参会了。但是师兄还是如期来了。他告诉我:安排他儿子女儿轮流值班照顾妈妈。师兄听了会,发了言,但放弃了会后他没有去过又非常想去的丽江参观计划。闭幕式一结束,师兄就匆匆赶了回去。当时,知情的我们都非常感动,姬秘书长更是难以忘怀,把此事写在上报的总结里。我想:言必信,行必果,这是师兄身体力行的好作风好品德。

       还有一件我印象深刻的“小事”:芜湖研究生班上设计课,每次师兄都认真记笔记。分工他讲课,作总结的,他必事先准备提纲讲稿;就是我们的讲课,学员的讨论,我注意到,师兄也认真地记在笔记本上。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诲人不倦,学而不厌,也是难能可贵的。照现在的某些“时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师兄不是这样。比如说,知道我们要做三河的规划设计项目,他把好几年前发表在报刊上的,有关三河总体规划的报道找出来复印给我参考。这样的“小事”,我还能回忆起很多。

      师兄出身在书香门第,求学在清华园内,下放在草民阶层,工作在漩涡之中。师兄走了,一辈子没有惊天动地轰轰烈烈;师兄之死,当然不是伟人说的“重如泰山”,难道“轻如鸿毛”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写于蓝旗营宅内    2009.12.10.——11.)

      

  评论这张
 
阅读(375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