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十一月再"盘点"(代日志续)  

2008-11-29 11:3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个月,似乎不比十月清闲,只好又以打包盘点代替日志。在博客上好歹留点生活的轨迹。

       一,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年会(十一月四日,八日。北京市)

       为了准备这次年会,研究会秘书长在四日举行了会长办公会。十一月八日,年会在人民大会堂河南厅隆重开幕。二百多位各地的嘉宾,代表参会。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年会上首次颁发了“中国民族建筑研究终身成就奖”,得主是三位道高望重的元老----古建筑专家罗哲文,八十五岁;文物专家谢辰生,八十七岁;建筑和规划专家郑孝燮,九十三岁。看到三位老人精神很好,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们之中,我最熟悉的是郑孝燮先生了。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进行黄山云谷山庄设计和徽州民居研究时,郑老就多次给以指导;他和我的老师汪国瑜先生是挚友,记得我申报教授时,汪先生推荐他当评议,郑老给于了热情的鼓励。当我在大会堂休息厅向他祝贺时,他还要我代他向汪国瑜先生问好。第二,年会上还表彰了一批对民族建筑研究有成就的人士。很高兴,曾在我工作室攻读博士学位的赵之枫,范霄鹏两位教授也榜上有名。他们和郑孝燮等三老年龄相差半个世纪,却做出了骄人成绩,(范博士在民居研究和北京前门大街更新改造,赵博士在小城镇研究和北京郊区卫星镇规划等方面都硕果累累。)是年轻一代专家学者站在前辈肩膀上继续攀登的形象代表。我想,这场景的深层次意义非同小可!

       二。铜陵市博物馆建筑设计方案评审会(十一月十一日安徽铜陵市)

       十日飞往南京,傍晚到铜陵。主管副市长吴桂和是老朋友了,原是安徽池州市建委主任,后竟聘上岗铜陵。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九华山在池州域内,我们在九华山规划设计旃坛林寺庙寮房,管委会办公楼等项目期间,以及在参加其他项目评审,都得到过他的指导和帮助。同为评委的大连理工大学的孔宇航教授,上海现代集团的沈迪总建筑师等,也都是老朋友。十一日开了一天评审会,从竞标的十八份方案中先筛选四份入围,再在入围四份方案之中评出名次。最后,第十六号方案夺冠;设计单位是“江苏筑深建筑设计”。

       铜陵是我国最著名的铜都,无论是源自“青铜时代”的铜器,还是冶炼工艺的进步和矿山矿区的演变,都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据说,几十年前,时任市长汪洋(现为中央领导人)就想把铜陵博物馆建起来,由于当时财力不够而作罢。现在投资亿元以上,能盖起来,也算是“圆梦”吧。

       但是,会前会后,我却有另类思考。博物馆这类应是面向大众的公益类项目,即使建成以后,其运作费用也会很多;如展品的保护(除安全保卫外,储藏室和展厅的物理化学环境要求就很高),周边室外绿化,环卫和保洁,等等。全国各地许多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到后来成为烫手山芋的,屡见不鲜啊。前几年,我到北京农展馆,看到好几个展馆改为商店,如畜牧馆成为咖啡馆,真是啼笑皆非。前两年,黄山要建一个大型综合博物馆,我就对市长表示了异议;我主张搞小型的,分散的,和旅游景点景区结合的博物馆陈列馆。德国的法兰克福,是很富有很现代化的城市,市内分散有二十多个中小型博物馆。德国的哥德,莱布尼茨博物馆,就是他们的故居。

       唉,现在全国各地又一轮大兴土木盖博物馆,展览馆,大剧院(山西号称建十大工程)了,难怪中央投入四万亿急救经济危机,不少有识之士却忧心忡忡。近读耶鲁大学陈志武教授《发展国民需求重于基础设施建设》一文,他指出:“今天中国拥有了像样的基础设施,令人称赞的建筑和过大的工业基础,所缺的是为经济增长提供足够的个人消费。要扭转这种局面,中国需要加强其人民对未来的经济安全感,使个人收入随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相应地提高。应发展国内需求,而不应大搞建筑。”道理是明显的,现实反其道,个中奥妙,你我不难解说。

       三,又到恩施(十一月十二日到十五日,湖北恩施市)

       十二日早由铜陵出发,经南京飞武汉,中午转飞恩施。腾龙公司查晓春机场接,住亚酒。

       次日,应恩施职业技术学院之邀,为院内师生作了题为《恩施州城城镇建设展望----绿色山水城市,和谐宜居城市,现代土(家)苗城市》的学术报告;效果还不错。我几年内多次到恩施,这还是第一次到学院造访。两年前在武汉召开的民居会上,恩施职院建筑系的江向东教授就邀请过我,前不久在北京会晤又答应过他,这次终于实现。院领导和师生们都很热情。报告结束后,张捷副院长代表学院聘请我为该校客座教授。

       腾龙公司老总黎志当日由武汉开会回到恩施。第二天即十四日一早,我们驱车前往沐抚大峡谷。再次去看看游客中心,餐馆等三栋建筑的施工情况。我一再提醒黎总,这三栋建筑是沐抚景区的门面。可惜一开始就找错了完成施工图的设计单位,找了一个挂靠的草台班子,漏洞百出,如四米开间的两层楼结构柱搞成40x40柱径,既浪费了建材又影响了空间效果。一是黎总他们有失察之过,二是当今建筑市场荒唐到何等地步!在沐抚景区工地现场,我们又逐一商量了若干补救措施。此次一上一下,又环行了大峡谷,大小龙门。

       十五日乘十二点班机由恩施飞武汉,转乘两点半班机飞杭州,近五点从杭州赶往黄山市。这一天马不停蹄。

       四,三登黄山(十一月十六日至十七日,安徽黄山市)

       我的学生和助手刘涛,李小妹,以及专门从技术系请来的林教授一行六人,已先我一天上了黄山。他们带了排云楼餐厅改造和狮林红庙的清凉别墅改造设计方案,分别向黄山有关领导做了汇报,并对西海饭店和北海饭店改造进行现场调查,收集有关资料。我已经关门停止招生了,之所以还忙忙叨叨,就是想对在工作室的年轻人再看一段,带一程。我相信他们以后会干得比我更好;同时,我也想结合实际,将我多年的经验教训告诉他们,使他们少走弯路。所以我常常退后一步,迟到一步,让他们能在前台发挥。此外,我们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在一些被我称为学术“制高点”如黄山,几代清华学人建立了信誉,熟悉了背景,应该继续下去。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干的都不错。

      十六日登山,与刘,李等会合,先到排云楼,和公司管总以及排云楼老总们基本敲定了功能和布局。这里,我们事实上是打破了设计前期工作与设计工作的界限;我认为这是双方都对项目负责任的做法。遗憾的是,我参加的不少评标不是如此。国家建设项目太多太快,投资方和设计方都急功近利,因而拙劣之作乃至建筑垃圾比比皆是!下午到西海,与黄梅老总等探讨了西海的重建。

       十七日由太平索道下山,芜湖停了一天,与刘华星老院长为工程硕士班确定设计题目,拜访了芜湖规划局马纪 风局长。

       五,民居研究会二十年大庆(十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五日,广东广州市)

       中国民居研究会是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陆元鼎先生于一九八八年发起兴办的,已开过十六次研讨会,以及其他一些学术会。三个民居研究会的牌子,分属三个政府部门,即:建设部主管的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分会,国家民委(建设部也参与)主管的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国家文物局主管的中国传统建筑和园林研究会;而实际上,就是那么一套人马。陆先生曾苦笑说:“我是一仆三主。”事实说明:中国传统民居(以下简称“民居”)本身就是多元复合的,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研究它,如从建筑史角度,从乡村建设角度,从旧城改造角度,从地区传统文化角度,从民族学和民系学角度,乃至从现代旅游学角度,等等。但是,把民居仅仅局限在某一角度,封闭式的,自成体系的研究,我看是瞎子摸象。至于归口和挂靠各个政府部门,我看是中国当前学术研究的悲哀!

       无论如何,陆元鼎先生和一大批专家们是值得尊敬的。这也是我奔到广州参会的最主要原因。见到云南的朱良文,杨大禹;见到广西的刘彦才;见到新疆的陈震东;见到四川的季富政,见到贵州的罗德启;见到江西的黄浩;见到天津的魏挹礼,梁雪;见到山西的颜纪臣,王金平;还见到来自台湾的王镇华;等等,等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老朋友,碰到一起,即使讲几句话,握握手,也感到一股股暖流。来自广东潮州的吴国智,还是十八年前昆明第二届大会上见面的,彼时他还是年轻人,如今也白发苍苍;从一个古建筑工程学徒,奋斗到今天,已经是相当有成就的潮州古建设计院院长了。最使我感动的是,昆明理工大学建筑物理专家李兴发老教授,身体很差,很少出门,这次也来了,心脏里搭着桥啊。当然,曾为清华学子的黄汉民,李晓峰,刘军,王冬,范霄鹏,赵之枫等老,中,青三四代也广州会师了。

       学术希望在于学人的感情和精神,从我们这一小块平台上,你难道不相信未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