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园丁

shan.dq@163.com

 
 
 

日志

 
 
 
 

《和谐城市和徽派建筑浅议》  

2007-12-29 16:22:20|  分类: 交流与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单德启

OO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和谐城市”提出的针对性。

刚刚闭幕的党的十七大报告,专门有一章即第八章,提出以改进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构建“和谐社会”。这是近三十年来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后,中央审时度势对“发展是硬道理”的与时俱进的重要解读,是指引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抉择。

中国汉字有着极为深刻的文化内涵和社会意义。“和谐”的出发点和终结目标是“以人为本”。“和”者,从“禾”从“口”,意指人人有饭吃,这是从物质需要派生出来的;而“谐”者则从“皆”从“言”,意指大家都有话语权,这是从精神需要派生出来的;合起来则表达了“和谐”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大众的民生、民权和民族生存、发展的需要。

当然,“和谐”有着宽泛的内涵,例如: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生态学的范畴,人与人的和谐是社会学的范畴,人与人生存、生活、生产的载体即“人居环境”的和谐以及人的载体和自然和谐,则是工程技术科学与管理学的范畴。“和谐城市|”(当然包括“和谐村镇”)的推出是十七大强调加快推进以及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头戏。

它的针对性在于:我们以往二、三十年城市的发展和建设,重视了规模和数量,却疏失于质量;重视了硬件,忽视了软件。特别是,城市的主人——普通老百姓的生存权、发展权、话语权没有和经济快速发展协调起来,例如受教育(学校)、保键和医疗(卫生设施)、人居环境和人居质量(住房)、增加收入稳定物价(就业岗位)、社会治安和出行(道路交通和公共安全)等。按中央领导的话,就是要让城乡居民特别是低收入和弱势群体“共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成果。”

我的认识是,如果不充分重视和谐社会的社会建设内涵,我们的城市建设和未来发展,则一定是“此路不通”。

〈二〉“和谐城市”打造的是“器”,而“以人为本”则是此“器”所载之“道”。

首先,城市的定位和规模尺度,应当从区域的资源布局和产业结构来制衡。这是政府、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要特别关注的,但是各行、各业、各界人士、普通老姓都应该有话语权;它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存和生活发展。“城市化”不是圈地皮、盖房子,而是要有符合实际的产业支撑;但又不是盲目引进项目。西方很宽松了,但“紧缩城市”却是他们首先提出来的,“城市再开发”也是他们提出来的。我这里不可能也不必要展开来说。

其次,城市的交通、安全、防灾、减灾是一个城市“活”和“死”的前提。也是“以人为本”的起码要求。比较普遍的是交通出行,要把道路还给人民大众,人是城市道路的主体,而不是汽车。且不说现在“圈地”、房地产、炒房、囤房已经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绿地、湿地、防洪区乃至防血吸虫区,统统搞起来再说。再就是环保和减灾。

再有就是住房。“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幸亏像“房地产不是为穷人的”胡言乱语一出来就遭到唾弃。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小区公用设施配套、老城区的更新保护、危旧房的改造,无一不是关系到普通老百姓。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他们理应受到保护和尊重,我们承认差别。小平同志的话完整的意思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富起来。现在问题是,要不失时机的做好后半个文章。与住房联系在一起的是节能、节地、节水(减排主要是工业、交通),我相信,国家会出台一系列强制性的政策和规范。属于市民共享的公共资源,如城市绿地、水体,城市景观景点,应当毫无话说地还给市民。

还有,城市的人性化空间和城市特色。城市的建筑群体、城市街道的界面,以及它所围合的街道和广场空间,应当有人的尺度。特别是大型公共建筑和所谓的标志性建筑,不能使人望而生畏,炫耀权力和豪富。国务院今年出台的规定明确指出“大型公共建筑的设计要重视保护和体现城市的历史文化、风貌特色”,“首先要考虑建筑使用功能等建筑内涵,还要考虑建筑外观与传统文化及周边环境的整体和谐。”

〈三〉“徽文化”和“徽派建筑”是构建“和谐城市”的宝贵基石。

作为徽文化重要载体的徽派建筑,是构建黄山“和谐城市”的宝贵基石,我曾在论述中多次讲到徽派建筑的基本特征,就是:显山露水,和自然环境打成一片;淡雅简约,指的“形”和“色彩”;亲切宜人,即空间尺度是人性化的尺度;少而精的装修装饰;还有,则是徽州传统聚落和传统民居,意境深邃,品位高。

这是我们搞规划、建设、设计的理念,是带有理论探讨的归纳。其实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建筑遗产,它不止于理论、理念层次,我把它解析为三个层次:即理念层次、结构层次、表象——“符号”层次。比如:宏村水系,西递街巷布局、走向、相互关系,就是在理念层次指导下的结构层次,西递、宏村作为世界遗产,它们和其他徽州聚落一样,有着共同的理念,但由于聚落的规模、大小、地形地貌,家族渊源和历史背景等等各有差异的因素,在“结构层次”的层面上,两个聚落却又有各自的特色,即特殊性。至于表象和“符号”层次,同样是粉墙黛瓦马头墙,同样是大门门罩门檐,却随建筑群体的不同组合而千变万化。      

对于这份“宝贵基石”,作为一种优秀的建筑文化遗产,我们在构建现代化的“和谐城市”以及“和谐村镇”中,既不是“推倒重来”,又不能“原封不动”。我们的经验和看法是:                    

——作为传统徽派建筑的“理念”与指导思想,即理论层次上,其“和谐”的文化内涵基本上可以充分吸收和继承。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历史上老祖宗们没有碰到的城市问题,反过来我们也要调整和发展在规划、营建和设计方面的理念,丰富和深化徽派建筑文化。例如,现代社会城市的集聚、集散功能和农业社会聚落的匀质分布就很不相同;又如人口的增加和社会生活的丰富,使得现代高层多层建筑进入城市;徽居里的多功能“堂屋”,将渐次被城市和村镇里的“大堂屋”所取代;徽居里的“天井”、“庭院”也将被城镇公共绿地和小区里的“大天井”所取代,等等。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异质文化”的进入,将使我们的“和谐”理念进入到一个更高层次。

——作为传统徽派建筑的“结构”,我认为基本上要改造和改进。这里讲的“结构”不是结构专业、结构设计的“结构”,是现代城市里的“规划分区”、“规划结构”、“道路交通系统”、“空间系列”——街道广场的空间界面和空间围合。除了需要原汁原味或基本上保留原汁原味的少数村落(如西递、宏村)、街区(如屯溪老街)、建筑群组(如程氏三宅)、工程设施(如渔梁坝、歙县古城墙)外,其余大部分或迟或早,总要在结构层次上改造更新的。我认为:我们如其不断争论是“全保”或是“全改”,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动手进行实践,在实践中创造现代化徽派建筑(城乡聚落)的结构。

——最后是“符号”,典型的例子是“马头墙”,这是建筑上的“徽州话”。 “马头墙”进入到今天,它是一个很有特色但只是在“文化认同”上起作用的符号,当年老祖宗创造它时,它有很强的功能性如防火、护顶,其材料的应用和结构的处理也非常科学。没有马头墙能不能有徽味徽韵,这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课题。我不敢明断,但我认为可以试验,想都不敢想恐怕也不是好办法。今天不是有很多简化、寓意、替代的做法吗?所以“符号”层面的东西,我看可以改,要改。“改徽”是对的,但如果只提“改徽”而不提“徽改”,即传统徽派建筑本身的各个层次不与时俱进,“改徽”可能不会有很圆满的效果。“现代汉语词典”据说数以万计的条目,每次再版时都要删掉一、两千个已弃用的词条,而每次都要增加两千个左右的新词目,如“炒股”、“房奴”、“方便面”。

〈四〉“和谐城市”的成功关键是因应好“不和谐”因素。

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在不断应对新事物、新因素而成功的。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涌现了大量新事物。所谓“外来”的“异质”的东西层出不穷。就城市而言,例如:

——新的产业,如高科技产业、休闲娱乐服务行业、金融产业等等;

——新的建筑类型,如高层超高层、大体量多功能建筑、商业超市等综合体;

——新的交通工具,如私家车、城铁地铁等;

——新的建筑材料和设备,如轻钢结构、塑料面材、太阳能热水器、防盗防火设施、局域网等。

“和而不同”,应当是社会主义现代化之本。“和而不同,同则不继”,没有新事物产生,城市就不会发展,就趋向消亡。一些传统聚落的商业街,就无一例外的风光不在。经济全球化和文化交流的加剧,使我们再次要认真对待建设和发展中的“外来”的、“异质”的事物;在矛盾、冲突和碰撞中对接、融合、包容。当我们用积极的眼界看到徽派建筑走出徽州时,我们也要用宽厚的胸怀和创造的思路来应对走进徽州的异质文化。事实上,徽派建筑形成发展的过程,都是不断应对新形势、新条件的。当然,这些外来的、异质的事物进入徽州,本身也有个本土化过程,也要与此时此地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我认为我们在应对中应当坚守的是:

第一、不应丢失我们自己靓丽的底色。就建筑和城市而言,就是徽派建筑和徽派聚落最基本的特征,如显山露水、如淡雅简约、如尺度宜人等等;不应丢失徽派建筑有形的“硬件”所载无形的“软件”即优秀的徽文化。浅薄地丢弃本民族本地区的优秀传统,必然会浅薄地引进外地人外国人哑然失笑的东西,比如什么“温哥华别墅”之类。

第二,与此同时,对于现代建筑和现代城市功能,特别是“节能减排”、注重生态人居的环境,欧美国家和我国先发达发展起来的城市所创造的经验,也不应“闭关自守”。我曾在黟县某一祠堂中看到,上世纪初营建的传统徽派建筑是已经用上钢筋混凝土结构和圆拱造型。中国的汉、唐盛世包括明初,是历史上最能汲取外来文化的朝代;所谓“盛世无忌”,就是表达这种求变、求新、求精、求好的时代精神。

第三,关键在于自己的创造。比如,我们不应简单责怪一些富起来的乡亲在新住宅上装一个不伦不类的洋古典构件,或者大门两旁立两根不合逻辑的古罗马样式的柱子。毕竟他们希望有符合现代建筑功能、能用现代建筑材料营建的“新”住宅。城市也一样,你没有创造,只好搬一些“飘棚”、“尖拱”之类。在“和谐城市”和“保徽、改徽、建徽、创徽”提出之际,建筑界、科技界的人士,将面临一个逼你创造的新压力;同时,也是我们自强不息,发挥聪明才智的大好时机!

开放、消融、创新,可能是和谐城市和新徽派建筑的必由之路。

(本文为“黄山建筑学会2007专题学术论坛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